•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回溯到妈妈的子宫里

    作者: [澳大利亚]Jack Allanach 更新时间: 2010-6-18 16:52:09 来源: 网络 【字号: 】 浏览
      一个朋友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传感器传播的系列,这改变了我的生命。这是一个对来自世界8个国家的15个治疗师的彩光技术研讨会,其目的是为了演示每一个阶段的模式以及到底会发生些什么。朋友因为知道我会写东西,就邀请我参加。

      对我来说,一开始,整个关于彩光和“信息能量”的说法简直听起来有点荒谬,但直到我真正坐下来,仔细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关于太阳以及它带给这个地球的生命之光,关于信息,就像我们每个人所携带着的不同的DNA, 我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也许它真的是有道理的。我决定要去试一下。这里面还有几个原因:

      第一,有些事情需要去看一看。当我还只有两个月的时候,我妈妈死了。而我的第一个继母在我五岁的时候也死了。这些死亡记忆使我建立了一个模式,女人都是要离开的。但是根本的原因是,这些意外引发了我的被遗弃综合症,我一直无力面对和解决。它被我埋藏在某个地方,锁在那些看似被遗忘的早期的、性格养成的岁月中。彩光也许会是打开它的一张入门券, 一束用于照亮黑暗的光。第二,我被邀请去参加研讨会的那天是我的生日。第三,我一直拒绝女人,不能跟她们建立真正的亲密关系。我说好,我去。

      我第一次出场便发现自己坐在15个陌生人的中间。但一个小时过后,我发现我很放松。我闭上眼睛,注意力转向我的内在,外面的世界消失了,这个房间里仿佛只剩下我和我的治疗师。

      从第一阶段到第十个阶段,我的脑子从一个虚空过渡到另一个虚空。彩光使它无所执著,无从算计。在其他的无论什么经验中,治疗的也好或是其他的也好,我的脑子总可以联想到一些东西,一些关联或一些环境,或是几点参照,但是在彩光治疗当中,却什么也没有。很好玩,也不痛苦,毫无侵入性,彩色的光在我的额头上闪动,而我的内在也出现了奇迹。而我那长于分析的本事这一刻也变得武功全废了。我所能做的只是观看,只是看而已。

      一个特定的彩光治疗,用什么颜色都是预先规定好了;光照在皮肤上的哪几个点需要很精确的定位,一般会先用一只铅笔状的工具进行定位测量,根据你对痛点的敏感度来确定,如果你在某个地方觉得特别的疼,说明那里的能量流出了问题。

      治疗当中的一个部分揭露出了我内在的不平衡——那是一个非常强烈而深刻的反应——那是我在妈妈子宫里的状态。

      这次出现的震惊简直无法调和。曼德尔说:“这是因为人们对智力发展无能为力。在子宫的大部分时间里,胎儿的大脑皮层基本上都未发育成熟。但是中脑却已经形成了。而就是在这里震惊被注入,并且在脑边缘系统创造出障碍。

      脑边缘系统是联系身体和情感的基础。它给各种情绪反应提供空间,诸如喜悦和愤怒,干渴和饥饿,紧张和放松。它同样还是一个情绪记忆的存储器。

      如果在孕育期间孩子受到惊吓,它将会给孩子形成一个运动模式,而这个模式将给孩子今后的一生形成困扰。曼德尔解释道:“而且,要解除这个模式几乎变得不可能,哪怕他从智力上来说意识到这个模式。从情绪的层面来说,孕育期就已经决定了一个孩子将如何创造或毁灭他的一生。”

      英格兰的罗伯特?圣?约翰证实了孕期对孩子的潜在影响,他的孕期按摩方法在1950年代中期被广泛实践。圣?约翰总结说,存在一个“受孕前的选择”时期,这个阶段曼德尔称之为“计划的编织”。

      现代的心理学承认许多的创伤都可以追根溯源到子宫时期。举例而言,一个孩子老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不被人要,就很可能源自母亲当初要想流产的念头。

      彩光的产前回溯疗法是曼德尔从圣约翰的孕期按摩法中发展出来的,但是又在此基础上有了更长足的进步:它是先从足部传导开始,如果有惊吓发生,彩光笔能够敏感地在具体的穴位上显示出来。在我的个案里,当治疗师探明出一个特殊的点,那感觉仿佛钢针扎的痛感传到我的足背。“这将持续六个月”她说。

      当光照到我的身上时,我感觉我在妈妈子宫里的世界要坍塌了。周遭全是威胁;我极度渴望在危难中存活下来。那感觉就好像我被卷入了飓风或抛进了大海。我感受到我妈妈已经有意识的决定了去死。

      正在这撕心裂肺的时刻,我的身体同时感觉到一片空虚,紧接着我进入到另一个意识层面。我意识到我把妈妈想死的感受内化成我自己的,并且背负了一生。她想死的原因是个人的,根植于她同我父亲间无法解决的矛盾。50年前,在加拿大的一个小镇里,一个已婚的女人仍然是男人的附属品,她认为只能朝着她能看到的唯一出口——死亡走去。

      这表明我们的灵魂会选择肉体环境,而且我也看到了我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子宫。这是因为,在这一生中,母亲不会到访。我需要以她的缺席来和我自身内在的那个女人联结,去联接那份柔和的感受,但是这份内在的驱动往往不被那些所谓完整的男人认可。这位母亲只是一个媒介,一个通道。她在她的身体里孕育我,并把我生出来,但我们却走上不同的路。

      之后,突然地,我感到我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回来了。我睁开眼睛,我感受不到任何困惑,没有任何负罪感了。只有纯净、值得和奇妙的自由感受了。

      传感器传导疗法(回溯疗法)应证了我朋友说的话。我看到了我的模式,而旧的模式被修复。一扇新的门打开了。无论我的命运将把我带向何处,我都准备好跟随。更重要的是,世事难料:我会写写这个彼特?曼德尔;他的治疗体系应该得到分享!我当时还不知道的是,在治疗过程中那位精致的瑞士小姐,她有着真挚的绿色眼睛,长长的棕色头发上有几许白色条纹,后来会成为我的爱人,我最好的朋友,并在一年后成为我的妻子。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