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身体的情绪地图》在线阅读

    作者: 佚名 更新时间: 2010-6-18 16:52:10 来源: 字号: 】 浏览
      《身体的情绪地图》

      Getting Our Bodies Back: recovery, healing, and transformation through body-centered psychotherapy

      作者⊙ 克莉丝汀.寇威尔  译者⊙ 廖和敏

      ----------------------------------------------

      身体是心灵的钥匙,找回身体的感觉,才能解开情绪的枷锁。让动态之轮带领你释放压抑的情感,从习惯的俘虏变成经验的主人!

      舞蹈治疗师克莉丝汀.寇威尔,自1976年以来,便运用独创的“动态之轮”(Moving Cycle),治愈了无数身陷情绪泥淖的人。透过整合临床观察和治疗实战经验的内容,读者可以看到这位大师如何运用舞蹈治疗的精髓,帮助人们倾听自己的身体语言,释放积存已久的伤痛,重新学习体会欢愉和兴奋。

      书序

      开启生命新的可能性

      许文耀

      好几年前,台湾心理治疗学会曾举行一次“何谓心理治疗?”的研讨会,欲召集各相关领域的英雄好汉为这个议题厘清正确且有未来性的方向,但落幕后,依旧是人云亦云、各说各话。

      想想真的好难,最难之处乃在每个专家已对此议题有自身的坚持与成见,如同此书的作者克莉丝汀谓之的意涵,也就是每个人对一件事有其发展脉络中的某种坚持之基础与标准,以这种基础与标准来看待这件事。因着这样的基础与标准,让我们“上瘾了”。

      如何松动这个基础与标准,作者建议我们开启身体的动态之轮。简单而言,就是让原本身心脱节的个体,回复到身心合一的状态。

      为了要激活这个动态之轮,你必须要“老实”。因着老实,你才能面对所有种种发生在身体的感官经验,循着这些经验才能寻回建构在这经验背后的记忆,而重新拥有,并不排斥、不控制地看待,或许这些记忆“意涵”着痛苦,而会再度反应在感官之中,但愿意老实、面对下去,愿意拥有,愿意接纳,终究会转化、成长,而达到不再否认。

      看了此书后,个人认为最难之处乃在“说实话”。因为人的发展本来就不是在“无条件的关怀”下成长的,所以他需要选择,他需要保护自己,他需要编造各种理由来避开他所不乐意碰触的种种,以及持取他想要的。在此种情况下,他的经验世界是不完整的,是需要加工的。可是没有消化的经验会钝化到身体反应,由身体的表现来当为出口,久而久之成为一种“瘾”。此种瘾的目的是“逃离”、“麻痹”,甚至是“替换”,而且一旦成瘾就恢复不过来。

      为了打破这种瘾头,你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诚实一次。也就是你可问自己这样活着,你感到满意吗?你感到有力量吗?你感到喜悦吗?若是无法对自个儿的生命做一次真情的告白,终究还会缩至瘾头之中,而含混过日。如能对自我表白,那可从自己身体的反应及任何举止,反照出深藏在这些身体讯息背后的记忆。因为心物同源,亦即心理有何运作,就会展现在身体的动作上。只是人已不习惯觉察自己的举止,常认为这是不具意识的动作,这是人的成见。因此,诚实地看待一切身体反应,就会有机会进入深藏已久的情绪,而探索更深层的内在世界。

      为何觉察身体反应是那么重要?因为心理反应会如实地、完全地反应在身体上,所以要反思或反推心理状态,可以透过“见”到身体反应,而且身体反应必可见到。如此的“见”到,就表示内心有个“知”,“知”与“见”是彼此相连的,因此开启了“见”,“知”就会觉受到。如能不断地接触这过程,真知就会慢慢浮现。但是透过语言系统,可能因个人的表达不足,而扭曲自己的经验,由此可知,“表达”是激活动态之轮的一个关键。

      就是这种诚实看待自己生命的主张,此书强调舞动自己的身体,就是开放自我,并开启新经验,而能对照出过去惯有反应的荒谬与无知。最后,响应自己在前面所提的“心理治疗”之议题,个人的看法就是“以心理专业训练开启个案新的可能性”。若是如此定义,那舞蹈治疗亦是一种开启个案新的可能性之方法。

      第三章:上瘾症里,身体的模式

      我们会藉由一些动作和身体暂时分离,像是呼吸、手势和姿势,为的是减缓不舒服,并且标示出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小动作有时候也让我们觉得舒服些,所以我常鼓励案主去做,让小动作带领他们去发觉深层的匮乏感觉和对死亡的恐惧。

      我发现小动作和早期成长经验有直接紧密的关系。早年时需求未被满足,小动作就会跳出来帮忙,长大后这种小动作渐渐形成不满足的征兆,变成替代品,藉以安慰抚平不满足的失落和不快。小动作好象是被扭曲了自我安慰的动作,试图想要停住、抚摸、安慰。

      婴儿牙牙学语之前若缺乏温暖、关怀和安全感,都会造成不满足。不同的缺乏会引发不同的小动作,这些都是可预期且有迹可循的发展:

      1始于一种感觉、一份记忆或感官经验。

      2.一种近乎强迫式的小动作姿势不断重复,直到那个感觉得以表达。

      3.做这个小动作时觉得很舒服和释放,如果有人制止或干扰,就会不高兴。

      4.小动作慢慢消失,让人安静下来,感觉慢慢走弱,变得无望或愤怒,口头上的表达可能是:“不会有任何改变,我永远走不出这个桎梏。”

      5.自我责怪:“我做错了,我无法度过这关。”“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会觉得好受一点。”越来越觉得自我憎恨和羞愧。

      这些年对自我经验和案主的观察,我发现情绪和动作的关系,因此重新定义上瘾症:上瘾症是人对成长时期不被满足的需求做出的生理响应。

      这些响应是要分散并减轻不满足带来的痛苦,并且找到快乐和满足的替代品。离开身体可以远离痛苦和威胁性的快乐,同时可以适时地找到安慰和舒服的感觉。

      我们一生渴求无条件的爱,不需变成谁才能得到爱。婴儿理当从父母那里得到无条件的爱,不是时时的关注和赞美,而是当孩子不如我们意时,也不收回我们的爱和肯定。多位重量级的心理治疗师如米勒(Alice Miller)、布莱萧、韩翠克斯等都一致同意,父母自己在孩童成长期就有旧伤未愈,当孩子无意间在旧伤上洒盐,可能会使父母收回爱和关注。成长期的孩子都希望取悦父母,照着父母的期望走,而非照着自己的想法走,久而久之,这种取悦也成了瘾头。得到爱比活出真实的我更重要。然而,这种为了爱而牺牲自我的循环会越来越痛苦。痛苦时要能找到药方,如果只是消极地让痛过去,并非真正解决之道,久了,就成了不可承担的折磨,心不处理,身体就会起而行,找寻方法让痛苦降至最低。

      什么是上瘾?

      上瘾症有五大特色:重复性、没有发展性、缺乏满足感、没有竞争性、看了会不舒服。

      重复性:这种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动作行为是为了赶走感觉,找到舒缓的慰藉。

      最常发生在孩子身上,像是摇来摇去。

      没有发展性:这种动作行为不会改变,不会延展。同样的感觉,相同的结果,像是下巴上的神经不会因为生气而有情绪的推拉拔河,也像在轮子上打转的老鼠,永远不会改变。

      没有满足感:这种行为开始时可能感到舒适,但是最后觉得恍惚、罪恶、挫折和沮丧。

      没有竞争性:这些动作好象是未完成,像一位案主思考时喜欢把手放在两颗牙之间,每次都只是放在那里,并没有真正咬下去。这个只做了一半的动作,不再发展下去,她深究时,才觉察自己并不想咬下去。这就是所谓的半调子动作。

      看起来不舒服:看到别人做这些上瘾动作时会觉得无聊、退缩、生气。有位厌食症案主在治疗中,很爱把一措头发圈起来绕来绕去,看得我很烦,有几次都想走过去,对她大叫别再玩了。

      在上瘾的过程中,我们用药物和行为来寻找满足代替品。身心分离可把痛苦驱逐出门,沉醉在代替品的快感中。举个例子,我们会为了继续畅快的喝酒,不理会喝醉带来的恶心、晕眩和头痛。不敏感和陶醉构成了上瘾的过程。

      我们自有一套方法麻痹身体,用重复动作来催眠自己,例如坐在摇摇椅上前后晃动能让人安静下来,小孩子喜欢这样,大人何尝例外。感觉压力太大时,有些成人会咬指甲,或用脚打拍子来舒缓身心。

      其次,身体也会利用紧张来麻木自己。研究指出,初期时紧张的肌肉会增加那个部位的感觉,久了,肌肉就麻木了,直到下一个大动作和改变,才会有感觉。也就是说紧张成了常态,神经系统开始忽略它,注意力转移到其它方面(唯一例外的是,除非紧张造成肌肉组织的损害,受损肌肉组织会毫不客气地大声抱怨)。曾有人拍打你的肩头,告诉你你的肩膀有多紧吗?你会因此大为惊讶,因为从来不曾注意觉察到?

      忧郁症是一种长期累积的感觉。忧郁症患者会用情绪和某种程度的活动走出身体之外,就像把收音机开得特大声,听不见歌词在说些什么。换句话说,为了避免听到痛苦的感觉和想法,把身体的功能调低。沮丧会改变人体体内的化学成分,让荷尔蒙、酵素和神经传导素等分泌缓慢,而这些成分又是让身体觉得有能量和快乐的。越沮丧,分泌就越缓慢,恶性循环之下,就会让人卡在越来越没有生气的情况中。

      很多身心治疗师都注意到,呼吸和姿势是麻木感官的两种方法。短而浅的呼吸可减少感觉;反之,深而长的呼吸才能让我们深切的感觉。如果屏住呼吸,甚至可以把感觉摒挡在外。至于姿势如何影响感官,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心情好的时候,走起路来昂首阔步、精神抖擞;反之,心情不好时,一定是弯腰驼背、没有精神,当然,这种姿势会让人悲伤得更久。

      用防卫代替界线

      当与生俱来的界线失去功能时,防卫系统就会起而行,把有威胁感的东西摒挡于外,防卫系统犹如第二套界线,就像备胎。防卫系统会发出“我预料最糟糕的事情要发生了”,如此一来,有人或事威胁到生命安危时,便可保护自己不被伤害。这套防卫本事,是祖先早从单细胞时代就传给了我们,像动物一样,在面对危险时,三个重要的基本防卫机制:战斗、逃走和静止不动。

      以下即是不同动物的防卫技巧,和人类惯性采取的战略相去不远。

      战斗技巧

      獾:獾擅长采取全面攻击,不管对象是大是小,都以无比的决心和霸气造成动弹不得的威胁。这类型的人把力量集中在下巴和手臂,然后使劲向前冲。他们通常先是安静坐着,然后一下子爆发出来。

      熊:熊擅用大个头和力气或是发出声音来造成威胁,声音越大越显示威力。这类型的人的力气平均分配在全身,然后延伸到手臂,让人感觉好象动作比较慢、不那么狡滑,事实上不尽然。他们会一下子陷入情绪低潮,即使是家人也会想办法避开。

      逃走技巧

      瞪羚:擅用速度和敏捷身手来逃脱猎人的捕捉。这类型的人具有高度警觉,从不同角度观察到危险将至。最经典的策略是“走为上策”,把外界看成一个骇人、不可抵抗的世界,所以一碰到辣手事情,闪人就是。

      土拨鼠:擅用速度和闪躲战术,以维护自己的安全。这种人习惯把重心放低,双腿有力。当你和他相谈甚欢时,却发现他不见了。他们最擅长用分心法和隐藏法。

      静止不动的技巧

      兔子:完全静止,不易被发现。这类型的人的身体可以很长时间保持同样姿势,孩子最擅长使用,因为他假设自己只要保持不动,就能让威胁远离。

      变色龙:擅用保护色自保。隐形在环境中,这种人的身体很有弹性和适应力,用隐形和藏匿法融入周遭环境,为了和谐无争端,他会同意任何人的意见。

      负鼠:装死来逃过一劫。这类型的人呼吸浅,他会让自己变成奄奄一息的样子,让捕捉者失去兴趣。这是典型的自杀倾向型,活着有太多恐惧,宁愿死了算了。每当碰到生死交关的情形时,这种倾向就会跑出来。我有位案主就是这样,坐在那里几个小时,突然回神,记不得数小时前发生的事。后来才知道他小时候曾被虐待,也有自杀倾向。

      乌龟:用厚壳造成不可穿透的防卫,然后隐身其中。这种人的身体是静止的,不太表达,十分固执。

      人类的身体对这些动作的防卫系统和战略都很熟悉,当我们还是孩子时,受到威胁时,最爱选择静止不动的策略,用以逃过一劫。长大点,我们开始学习用战斗法来对付威胁。

      只要能够辨认别人的防卫策略,就可以看出自己的类型,进而建立自己的界线。为什么说建立界线即可消去防卫系统?因为界线是生理的、情绪的和认知的,代表了“这是我的极限”,既可照顾我们,也能定义自我,让自我和他人的关系更清楚。举个例子,饥饿是怎么回事?就是胃部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让身体采取觅食行动,它在说“我饿了”,吃饱了,它也会发出讯息。发出需求讯号,满足需求--就是建立界线的方法。但是,如果饥饿的讯息不断发散,我们相应不理,它会继续要求,如果我们继续否认它的存在,等到饥饿讯息消失了,我们变得没有活力。身体知道不能自我管理时,饥饿这个讯号灯就乱掉了,乱吃因而取代了正常饮食机制。

      当需求不能被满足时,防卫就进驻。如果我们不能自我管理,由恐惧、焦虑和期盼、投射构成的防卫系统于焉成立。防卫系统反应很快,但很笨,任何刺激都可能触动它,就像膝盖,有东西撞到你的膝盖时,它一定会抽动一下;危险和受伤时,或医生检查膝盖时,膝部也会自然反弹。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验,好多次我错把别人当成有敌意的人,只因我的防卫系统激活太快。

      当需求经常不被满足,我们会接受替代品:防卫机制,和她的鸾生姐妹:否认。膝部反弹可以自然到连我们都不自觉,防卫系统可以说是负面经验标记下的否认。竖起防卫状态,就是否认了现实中不同意的事情。如果自认是猎物,我当然认为对方是猎者,并且否认他是其它角色的可能性--这就是否认和上瘾的关系。

      佛学中提到,人有与生俱来的智能:保有自己喜欢的人事物,推开不喜欢的人事物。追求快乐、逃离苦难是人之本能。我接触的大多数案主都希望留住美好感觉,洗掉不好记忆。谁不是这样呢?佛家也说,追求美好生活的方法,将成为我们是否留得住美好感觉的关键所在。因此,我们必须追溯痛苦的来源,才能找到美好生活的方法。

      快乐是来自参与生命中发生的事,愿意迎接发生的事,用流动的心和惊喜的情与之相遇。我们不是人生内容的附件,而是欢庆每一个活着的时刻。

      动态之轮四阶段:觉察,拥有、接纳、行动

      五个目标:滋养、支持、挑战、反映、留白。

      五种介入要素:重复、对照、强化、确认、归纳。

      第四章:动态之轮四阶段

      动态之轮是一个聚焦在过程的治疗模式,并不设定一定的治疗效果和特定目标。每位参与者可自行设定目标,过程中参与者会溯源到上瘾源头和成瘾的原由,然后激活自我实践的旅程。这个模式是我观察自然疗法和转化过程多年的心得大成。一旦上路,治疗和成长有了明显的航向和程序,每个阶段完成后自然航向下一个阶段。四个阶段之后,再展开一段新的四阶段,每个新的动态之轮会越来越丰富、有深度。

      动态之轮犹如中国古时的挟手指刑具,越是想要把手指从挟子中拉出,挟得越紧。必须把手指更伸进挟子里,才能松一松手指,找到一些些自由空间。动态之轮即是在这个道理上运行:你必须重回最痛的经验,重温那个最想要逃避的感觉,方能解套,重获身心自由,回到心灵的故乡。

      第一个阶段是觉察。上瘾之始就是要切断感受,身心分离。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治疗上瘾,就得把觉察和感觉找回来,这是让人害怕却又让人活过来的矛盾感觉(表5 ,觉察、拥有、接纳、行动)。当我们重新激活感觉系统时,痛苦必定随之而来,事前知道这点,但仍有勇气继续疗程,这就是关键所在,和十二步骤戒酒疗法相近--承认自己上瘾。在第一阶段,我们了解到自己的感受和不让自己去感受的部分。通过这一关,重拾感觉,才能进行下一个阶段的疗程,重开感觉系统,让感觉进来。这些感觉就像是调查资料,如此才能着手追溯上瘾症源头。找源头就是找到我们伤害自己的原因。重新激活身体感受机制,有痛苦同时也重拾快乐之泉,这种酬偿自我的能力也是治疗过程的要素。觉察是直接经验的第一步基石,正是我们要找回来的能力。

      我们应该如何去滋养完形治疗创始人波尔斯(Fritz Perls,1893-1970)所说的“有机体自我的协调”(organismic self-regulation)?就是从觉察开始。有能力感觉和表达是复元关键,例如“我的头好象遭到重击般的疼痛”、“我的脚好沉”,这种感受能力和清楚表达就是一种力量,重新做为身体的主人,也是身心转化的油料。

      第二个阶段是拥有。也就是诚实地说出经验,承认内在世界是一个属于自我的世界。有时我们会否认一些事情,把它投射到别人身上。制造借口,是为了不需解决这些伤口。上瘾症者最会说谎和掩饰,这样才能继续沉浸在上瘾症中。席夫说:上瘾症是说谎者的庇护天堂。说真话是负责任的表现。换言之,只有把童年经验和现在的经验加以区分,不要混为一谈,我们才能百分之百活在当下,并且为现在的一切负起责任。只有这样,转化才会发生。如果继续让别人为我们的生命负责,就是把自己的生命交到别人手中,因为唯一能够感受到自己活着就是掌控他人。只有说出真相才能触及那最原始的、没有被满足的痛楚,并且重拾自律能力。摊开真相就是感受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并且重新激活自我协调的机制。

      为自己经验负责就是戒酒十二步骤中第四、第五、第八、第九和第十步骤要做的:列出道德清单,包括承认错误,并且着手修正。感受感觉,拥有感觉,保持住感觉,进而让感觉进驻、改变我们。有一天我们说出“是我在感觉这样的感觉,做这样的事”,这就是自我负责了,就是拥有阶段的目标达成。

      不愿负责任,是因为没有界线。急于找出口的能量必须有界线的容器来容纳。当婴儿被抱起时,就有了爱,有温暖和安全感的界线。婴儿了解到有人在照顾他,关心响应他的需求,他就会有安全感。若是这样的需求没有实时被满足,他的能量会不断跑出去找寻可容纳的容器。没有容器的能量就像悬在悬崖的人,拼命找寻可附身之处。我的案主每当忆起这种无容器可容纳的能量时,就有要死的感觉,于是藉上瘾来避免这种要死去的痛苦感觉。上瘾提供另一种界线,承载能量。

      动作治疗中,拥有阶段的目标是要教导案主,学习拥有自己,也就是感受内在的界限、保有能量。让自己完全去感受情绪,让身体成为情绪的容器,重新学习信任身体,我们便可以感受到界线--情绪的界线,感受到安全。治疗上瘾,很重要的是让案主学会区分自己和别人的能量,并且保持住自己的界线。在这个阶段,案主学会建立身体的界线、极限和结构。

      第三个阶段是接纳(译注:作者后来更名为“感激”)。我们和铭印在心的羞耻和错误为伍。羞愧以不同形式存在,最常的一种就是不接纳身体和体态,我们不满意自己,包括身体的外观和表现于外的样子,视身体为沉重包袱。这样的认知会直接影响到身体这个媒介是否正确接收到感觉。这种铭印往往锁住身体的某部分,造成紧张、受伤、生病,例如性的羞耻会储放在骨盘,无力感储放在胸部……无论是头痛、喉咙痛或是胃痛,都反映了某一部分的心理问题。如果我们觉得缺少爱的感觉,呼吸会低而浅,低而浅的呼吸是要切断感受,也是在竖起防卫、拒绝欢乐。

      深而完全的呼吸创造空间,可感受到更多的感觉,多点氧气让我们更有生气和活力,并且营造空间让感觉进来、驻留。

      练习呼吸有诸多好处:感觉更流动,身体更有感觉,爱的感觉油然而生,成见自然减少。呼吸的拉丁字源即是精神的意思,所以接纳就是重振精神、把爱找回来。

      上瘾症者有一个共通点:缺少爱。为此,治疗上瘾症不但要疗伤,更要学会爱。从爱自己开始,再学爱别人。做出承诺是学爱的第一步,特别是学会无条件不求回报的爱。

      第一阶段的觉察,最重要的是用感官去直接体会经验;第二个阶段的拥有,是保有苏醒的感觉;第三个阶段的接纳,是经验过感觉过程后,决定放下。这三个阶段过程让我们从麻木、经历,到苏醒释放。厘清这些复杂感觉后,身心像是整理过的房间,有了更多空间,让爱得以进驻。

      最后一个阶段是行动。首先是不批评地爱自己,如此才能健康地面对世界,才能成为正面改变的动力。行动阶段就是要清醒、负责、接纳地看待自己,并且和世界连结。在治疗过程中,可引导案主深呼吸,并且借着走动、谈话和他人连结,来重新感知周遭、表达、起而行。确认在疗程中所做的可延续落实到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这也是戒酒疗法中第十二步骤的核心:把醒觉用在生活里,并且把这个讯息告诉别人。动态之轮的行动阶段,就是要在人生舞台上展现出自己的身体。

      行动让改变成真,爱有意义,这些都可由身体来昭示。为了确认改变可以落实在日常生活,动态之轮必须周而复始地,像巨轮般不断滚动,不断产生前进的新动力。

      动态之轮四阶段带动的不只是身体上的复元,还有情绪上、认知上和精神上的改变和转化。单一经验就可展开动态之轮的练习,感受四个阶段,讲述感觉和细节,聚焦在这个经验,然后一层层往深处探索,让界线显现出更多真相,滑过更多未曾涉足过的想法和感觉。诚实面对自己,方能和自己和解,继而在满足中建构自我协调。和自我的关系改善后,才能和别人和平相处。

      我在科罗拉多州的上瘾症复元工作坊(Addiction Recovery Center)中就是采用“动态之轮”。曾有一位案主是三个月便戒酒成功的酗酒者。了解她的生命史后,我教她用深呼吸法来观察感觉。

      我记得这位案主一开始是很兴奋地走进来,说话快得不得了,一开头就说她的老板威胁她,如果再迟到一次就要开除她。她数落个不停,说老板的行径像纳粹、常对员工撒谎、她的工作根本是笨蛋都会做的……看样子,一时之间伤心事是说不完的。她叨念个不停,说到我都有些不耐,不知何时会停。

      她讲话时不自觉地用肩膀帮腔,时高时低,几乎是和情绪同步起伏。等她稍停时,我请她回到当下,感受一下感觉。起先她并不愿意,责怪我不好好听她说,只要求她的笨身体。我老实回答:“你说对了,我是不想听你嘴巴说的话,只想听你的身体说话。”她停下来,睁大了眼睛,眼眶盈着眼泪,然后闭上眼睛,说心脏跳得很快,觉得生气和羞愧,她想哭。她的肩膀再度开始上下起伏,说话时,也不例外。

      我请她暂停一下,觉察自己的感受,特别是肩膀部分。她再一次闭目,把注意力放在内在,意识到自己上背部分很紧张。我请她升高这个紧张,看看有何感觉,她如是做了,肩膀提高并且拱了起来。我鼓励她继续拱着,注意这么做时感受到什么。几分钟后,她开始啜泣,脸埋在双手,跌坐在椅子上。结束时,她回忆到八岁时一段往事:父亲掌掴她的脸,她试图用肩膀抵挡。想起这段往事,她嚎啕大哭起来,十分钟后才安静下来。之后,我们深深相拥了好一会儿。

      接着我们开始整理头绪,我问她和老板相处是不是让她忆起童年?她说是的,她不能接受任何批评,因为会让她想到父亲要打她的过往。我问她多常有这种感觉,她回说“常常”,我再问:“那你是不是常常把事情搞砸?”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又来了!”不过接着就笑了,这回她的肩膀不再那么巨大地起伏。诊疗时间终了时,我们一起深呼吸,让她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接下来我们安排了要如何转化她对批评的反应,不再只是受伤和羞愧。

      五个目标

      接着再谈五项目标:滋养、支持、挑战、反映、留白。

      滋养自己是与生俱来的,其中包括了问候、欢迎和爱自己。当我们不再感觉时,这些重要的生命养分也跟着失去。滋养是基本的需求,治疗可以具体提供这种养分,像我和上个案主在一起时,倾听和拥抱都是在给她养分。

      支持就是为自己的情绪和感情找一个容器,不扭曲地分享、接受我们的感觉。当我的案主发脾气时,我知道她不是对我而来,这就是一种支持。

      挑战是种细致的技巧。别人胡说八道时,能够有礼貌地请对方停止。目的是不让朋友或案主在我们面前施行其瘾。以上个例子而言,案主不断指责别人,我立刻截断她的谈话,不让她叨叨絮絮地往下说,并且带着挑战问她:“你是不是常把事情搞砸?”那时我已听出她对不负责、否认上了瘾。对上瘾者,这一关十分重要。

      反映像一面镜子。不管是治疗师或朋友,回馈对方就是让他们看清自己。但是对方不会展现出全貌,通常只秀出一部分,希望得到我们的认可。这时候的任务就是要进入对方深层内在,让他看到自己想要隐藏的部分。这个步骤必须要看清全部,而且要看得准确,没有夸赞,没有责怪,而是公正客观地回馈出对方不愿看见,或没有看见的隐性内在。以上个例子而言,案主高低起伏的肩膀就是蛛丝马迹,让我得以窥视她的内在全貌,最后追溯出她童年时和父亲的不愉快经验,进而打开她肩膀里锁住的记忆。

      最后一步是留白,就是在没有朋友和治疗师的情形下,让案主自己展开直接经验。这部分有点像连连看的游戏,仔细推敲直接经验可以和哪部分的情感连接起来。像我和上位案主的情形,指出她身体和情绪的相关性后,我不再说话,而是把空间留给她,让她自己找到问题核心。

      五种介入要素

      接着是五个介入要素,助于动态之轮的进行:重复、对照、强化、确认、归纳。

      我会请案主重复,目的是让他们有意识地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例如上个案主,我一提醒,她就注意到自己的耸肩动作。

      对照就是请案主做相反的事。通常我们对某样东西上瘾就是要逃离不想经验的感觉。对照即是要求案主走回头路,不再逃离。例如我自己喜欢用大姆指搓揉食指,这时我就刻意把两指分开,没有挡箭牌,我再也无法从害怕的感觉中逃开。

      强化就像把内在世界的音量开大,我们才听得见。像我请上位案主把肩膀的动作做大,她可以更清楚听到自己的内在声音。大声让我们不会误认讯息。

      归纳即是用蛛丝马迹找到问题核心。在这里就是从动作找到内在核心,由小而大。以眼睛为例,例如挤挤眼睛可以延伸到挤眉毛、挤嘴巴、紧握拳头、缩胸等,如此才能完全表达出要传达的情绪。像上位案主,我就从她耸肩动作找到她童年时期的羞愧和受伤。

      确认是归纳的相反。有时我们只是大概体会到一种经验,很难形容。确切的描述有助于深入更细微的感觉,例如我请一位案主用手比给我看“肚子痛的感觉像什么?”他比了一个海浪的手势,结果发现很像他儿时坐在妈妈腿上的感觉,因而帮助他联想到和女友在一起的温柔感觉。

      五个目标和五个介入要素涵括了结构和技巧,建构成动态之轮。强调身体的主体性,让即兴经验更深化我们的内在世界,点亮自我探索之路。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