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理性信仰与心灵信仰的统一

    作者: 马明贤 更新时间: 2012/8/17 9:19:58 来源: 《开拓》 【字号: 】 浏览
      ——兼析当前穆斯林危机之根源

      一

      安拉造化宇宙万物,其中包括人类。人类虽系宇宙的极其微小组成部分,但却是宇宙精华,万物之首。人类在宇宙中享有的核心地位和崇高价值,是由人类被赋予的两个重要且本质的属性决定的:理智(或称为理性)与心灵。人类凭借这两个属性成为社会意义的人,能够从事其他生物无法从事的事情,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人类历史和丰富多彩的人类文化。

      从一般意义而言,理性是人类获得知识的渠道,是人类实现认知的途径。较之通过感官直接认识事物的感性认识,理性认识是通过思维推理间接地认识事物,其基本的作用是获取知识,认识事物真相。

      从一般意义而言,心灵是指人的内心、精神和思情,是人的心思灵敏和思想情感;心灵是人的良知与爱组成的生命场,是气息与精神的门径;心灵渴求的对象是世界上的真美善及其知识;心灵的作用是对人的人格及其生态进行修复和升级,对世界上的真美善及其知识进行吸收和发挥,从而达到人的幸福与自由;心灵的健康是幸福与自由的源泉,心灵可以将思想、言语、行为本身及其能量带人到人格圆满的境界。

      人类开发大地,创建文明,主要是凭借这两个属性及其作用的发挥完成的。倘若没有理智,人类难以分辨正道与迷误、真理与虚假、善美与丑恶,尤其是人的心灵被私心杂念所缠绕时,人类将会无所适从,乃至毁灭殆尽。 “假若真理顺从他们的私欲,天地万物,必然毁坏。” (23:71)同样,没有心灵,人类无法感知数不胜数的恩泽,难以感知生活的幸福和美好,只会发现今世生活的虚无缥缈。现实生活中原本的崇高价值和道德,就会成为画饼充饥、甜言蜜语的虚假东西。

      所以说,个人所有的言行均是理性与心灵情感作用的结果。理性的作用仅在于指明方向、分辨真伪,而真正对言行起作用的则是心灵情感,人类言行完成的过程中心灵情感的作用是主要的。因此,古今教育学家认为,人是有选择能力的。从本质上讲,人的言行选择倾向于理性,但理性并不能支配所有人的言行。不同的人在言行选择上有所不同,同一个人在不同情况下的言行选择也会发生变化。因此,在许多情况下,人在行为选择上,理智与心灵情感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分离的。也就是说,情感作用下的行为不一定是按照和符合理性思维的,尤其是人的心灵情感被私心杂念所困扰。人类的行为倾向和完成已千百次的做了证实: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具备丰富知识和经验的人们,在许多行为的完成中无法驾驭自己朝着理性的方向发展,反而做出了非理性的、自私自利的,甚至是危害他人和社会的事情。任何犯罪行为,不论是暴力型的,还是智力型的,其犯罪动机和原因非常复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犯罪分子在实施犯罪行为时,表现出他们的愚昧与无知,即情感作用下的行为完全违背理性。这也是人类社会自古至今需要对人进行教育的主要原因。尽管不同时代、国家和社会的教育形式和内容有所不同,但教育的根本且首要目标不是简单机械的知识灌输和技能培训,而是理智与心灵在行为选择和完成中的协调一致,培养心灵情感作用下的行为实施要符合理性思维,达到人格塑造与人格统一。

      二

      作为人类的最高信仰、行为和道德准则,伊斯兰要求穆斯林从理性和心灵两方面践行信仰,完善信仰。一个真正的穆斯林应当是理性信仰与心灵信仰的融合统一,不偏不倚。

      安拉首先要求穆斯林理性信仰伊斯兰,号召他们去思考自身和宇宙的一切奥秘,号召他们将伊斯兰信仰建立在明白确凿的科学与理性的认知基础之上,反对主观臆测、盲从因袭的信仰。从降示第一道启示那一天,安拉就召唤人类运用理智,观察天地,参悟宇宙,传承知识。 “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他曾用血块创造人。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96:1-5) “天地的创造,昼夜的轮流,利人航海的船舶,真主从云中降下雨水,借它而使已死的大地复生,并在大地上散布各种动物,与风向的改变,天地问受制的云,对于能了解的人看来,此中确有许多迹象。” (2:164)在全部《占兰经》中,所有的启示皆在阐明安拉恩赐人类的自由思考,启迪人类的理性思维,对人类进行着智慧教育,帮助人类认识自己,让人类理性地信仰安拉存在及其独一无偶,自觉自愿、而非强迫地接受伊斯兰。理性信仰好比航灯射出的光芒,在朦胧浩瀚的人生海洋中,牵引穆斯林走向信仰光明的彼岸。①

      如果一个穆斯林不懂得伊斯兰内核精神,缺乏对伊斯兰真谛的理性认知,未以此作为信仰与行动指南,他的信仰可能会变为迷信、狂信及盲信。这样,信仰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鉴于此,伊斯兰法将理智作为穆斯林承担法律责任和义务的最基本的条件,即法学家所说的“理智乃责成之依托”。具体而言,每个穆斯林的今世行为,将在复生日受到的清算,是以安拉恩赐他们的理智为条件的。所以思想和意志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或精神病患者,其今世的行为在复生日是不受清算的。也正因如此,伊斯兰法学家将穆斯林学习伊斯兰知识的法律规则界定为两种:“个人主命”和“社区主命”。前者是指凡具备理智健全的穆斯林必须知晓安拉的存在及其独一无偶,以及最基本的伊斯兰教义和教法知识。任何人不得因这方面知识的愚昧,而成为复生日受安拉惩罚时的托辞,因为安拉已赐理智的恩泽于你。后者是指穆斯林社会必须举大众之力培养专门从事学习和研究伊斯兰各类知识的阿訇和学者,以及其他各个方面的专家学者。

      伊斯兰号召人类用理性和思想认识和信仰安拉的同时,更要求人类用心感悟安拉的存在及其独一无偶,以及造化宇宙的万能,心灵体验安拉的至尊与大德,将信仰根植于心,稳固于心,融化于心。一个真正穆斯林的信仰是建立在理性基础又超越理性的一种至高的心灵信仰。如果穆斯林只将信仰停留脑际之中,流于形式,而未转化为心灵信仰,其信仰乃苍白无力、萎靡不振,在纷繁浮躁、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中可能被潜移默化,消失殆尽。

      所以,伊斯兰要求穆斯林首先将信仰播种于理性的田园,进而投入情感,用心呵护,精心培育,使之根植于心、融化于心,使之在心灵深处生根、开花结果。其情形宛如一棵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大树,原因在于主人首先为它选择了一块适于生长的良田,进而对它浇水施肥,修理枝条,精心呵护,使之成长为收成丰硕的大树。试想,主人只将它栽种于良田后,而未浇水施肥、精心呵护,它能否成长为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大树?穆斯林的信仰也是如此,如果只将它播撒在理性的田园,而未拿恪守六信、践行五功、诵读古兰、纪念安拉、赞颂穆圣、向主忏悔、求主饶恕、救助贫困、参与公益事业等各种善功用心培育,精心呵护,根植于心,信仰难以在他的心灵深处生根、开花和结果,难以成为他走向成功的伟大力量,难以成为给他今世带来幸福安宁、后世免遭火狱的惩罚、博得安拉喜悦的大树。

      一个心灵充满敬畏安拉、喜爱穆圣、忠诚伊斯兰的穆斯林,会心悦诚服地接受伊斯兰的教诲,真实践行安拉的仆人的义务,全面履行大地代治者的职责,认真实践认主独一、拜主独一的人生价值的。他始终沉浸在信仰的快乐之中,对人生道路中遇到的一切困苦,都会正确对待,因而感受到人生真正的幸福。而那些口若悬河、不见行动、只将信仰流于形式的穆斯林,宛如一叶浮萍,永远漂浮不定,或随波逐流,或畏首畏尾,既看不到光明,也没有希望,因而也感觉不到人生真正的幸福和快乐。

      《古兰经》每当谈及和赞扬真正的穆斯林时,总是把他们的心灵信仰置于所有品德之首。 “只有这等人是信士:当记念真主的时候,他们内心感觉恐惧;当宣读真主的迹象的时候,那些迹象增加了他们信仰,他们只信任他们的主”, (8:2)“信士们确已成功了;他们在拜中是恭顺的。”(23:1-2) “他们争先行善,他们为希望和恐惧而呼吁我,他们对于我是恭顺的。” ( 21:90)“有人以他们的主的迹象劝诫他们的时候,听讲并不装聋作瞎地在打鼾。” (25:73)人尽皆知:内心感觉恐惧,礼拜中恭顺,为希望与恐惧而祈祷,不装聋作瞎地打鼾,这些在信土身上表现出的德性,恰是他们基于理性信仰之上,又超越理性的心灵信仰的直白体现。

      先知穆圣对此又加以肯定和重申: “三件事,谁做了,就会尝到信仰之甜美:安拉及其使者是他最喜爱的;只因为安拉而喜爱一个人;犹如害怕被扔进火狱那样,害怕回到不信之中。” (布哈里和穆斯林辑录) “以掌管我生命的主发誓:你们中的任何人尚未归信,直至我对他的喜爱超越其父亲、儿子及一切人。”穆斯林实践圣训要求的喜主爱圣的德性,惟有使自己的性情、兴趣和嗜好完全顺乎安拉及其使者的教诲,并做到心领神会,心悦诚服,刻骨铭心。这也是先知穆圣界定的穆斯林信仰的最高境界“至善”(伊哈桑)的含义: “你崇拜安拉,犹如你看见他,如果你没看见他,他却看见你。”《穆斯林圣训集》

      依据上述经训明文的含义和精神,大众穆斯林学者一致认为,每个穆斯林的信仰并非处于一成不变、持久稳固的静态之中,而是始终处于“增加”和“减少”的动态过程。很显然,这种信仰增减的动态领域,不在理智的领域,而属心灵的范畴。因为,理智当明确了一件事物的真相,就会达到对其认知再无法超越的极致和终结,信仰在理智中不存“增加”和“减少”的可能性,信仰的“增加”和“减少”却在心灵。因为,作为人的心思灵敏、思想情感,心灵宛如一架通向信仰境界的永无止境、没有终结的天梯,蕴含着无法用言语加以描述的喜主爱圣的巨大潜力。穆斯林以其清廉善功、高尚情操,使信仰在心灵中不断增加,持续升华,显现出无与伦比的奇迹。让我们再次感悟《古兰经》是怎样描述心灵乃信仰升华之范畴的。 “你们应当知道,真主的使者在你们之间,假若他对于许多事情都顺从你们,你们必陷于苦难。但真主使你们热爱正信,并在你们的心中修饰它;他使你们觉得迷信、罪恶、放荡是可恶的;这等人,确是循规蹈矩的。”(49:7)经文中“热爱正信”和“心中修饰”是指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又超越理性的心灵信仰。此外,这种热爱正信或心灵充满喜主爱圣的真实含义,并非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它是简单的行为顺从。实际上其真实含义就是“热爱”语义本身的含义,而行为顺从则是心灵热爱的自然结果。喜主爱圣怎会是行为顺从本身呢?因为,行为顺从也是需要从理性信仰转化为心灵信仰后才能完成的。圣门弟子之所以具备当今穆斯林缺乏的崇高奉献精神,正是他们内心敬畏安拉、喜爱穆圣、纯贞信仰的生动体现和真实写照。 “艾布,伯克尔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奉献主道,欧麦尔将自己一半财产奉献主道。先知问欧麦尔: ‘你留给家人什么?’欧麦尔回答说: ‘留给他们另一半财产。’先知又问艾布·伯克尔: ‘你留给家人什么?’艾布·伯克尔回答说: ‘我给他们留下了安拉及使者!’”即艾布·伯克尔把自己最喜爱的留给了家人。如果说理性确认伊斯兰真谛,就能使穆斯林达到用自己喜爱的财产乃至生命奉献主道的信仰境界,那么,所有时代的穆斯林的奉献精神则是完全一样的。任何智者皆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例如,20世纪30年代,美国社会意识到酒的种种弊端,政府于1930年制定并颁布一项禁酒法令,严禁人们饮酒、酿酒和卖酒等。为使禁酒法令得到普遍适用,政府依据医学、经济学等大量的科学实验和科学数据,印刷长达九千多页的宣传资料,耗费巨额资金,利用可能利用的各种宣传媒体,向人们宣传酒带给人的身体和精神以及社会的各种伤害和弊端。此外,禁酒法令在实施过程中,近200人被杀,50万人被捕,对违反法令者实施的罚款金额更是不计其数。然而,此项禁酒法令从颁布到实施的三年时间内,人们无法忍受无酒的生活,尽管他们对酒带来的各种弊端有着充分的理性认识,还是无视法令的存在,重新回到此前的饮酒习惯中,政府被迫于1933年废止此项法令,法令以失效而告终。

      然而,14个世纪之前,阿拉伯半岛有一个蒙昧民族,自古以来,他们嗜酒如命,整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们对酒的需求和依赖程度,几乎达到了对水、空气、太阳的依赖和需求程度。然而,当他们信奉伊斯兰之后,仅仅一节着墨不多的《古兰经》禁酒节文,就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奇迹。 “信道的人们啊!饮酒、赌博、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恶魔的行为,故当远离,以便你们成功。恶魔惟愿你们因饮酒和赌博而互相仇恨,并且阻止你们记念真主,和谨守拜功。你们将戒除[饮酒和赌博]吗?” (5:90-91)这伙信士当聆听来自他们的主宰的这一教诲,尤其是最后的质问“你们将戒除饮酒和赌博吗”的时候,顷刻之间,他们异口同声、发自内心地响应到: “我们的主啊!我们已经戒除了!”自那一刻起,他们把曾经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与酒相关的一切东西完全摒弃、彻底清除,结束了嗜酒如命的旧生活,开启了伊斯兰方式的新生活。这就是美国社会依据科学实验和科学数据,理性认识酒的害处加以戒除而未获果,和圣门弟子心灵信仰安拉及其法律,心悦诚服接受安拉禁酒法令的根本区别和鲜明对照。对此,先知之妻、信士之母阿伊莎的一番话,可谓一语中的,颇具真谛: “如果伊斯兰一开始就制定法律说: ‘阿拉伯人啊!你们不要酗酒’,他们定会说: ‘我们绝不放弃饮酒’;倘若一开始就说: ‘阿拉伯人啊!你们不要奸淫’,他们必会拒绝。因此,伊斯兰首先号召阿拉伯人信仰安拉。当信仰根植于他们的心灵深处后,才开始制定法律。”

      三

      较之圣门弟子及早期穆斯林,今天的穆斯林,不论是人口数量,还是文化素质、制度建设、物质条件等,均已大为改观,长足发展,远优于他们的先辈。然而,就整体而言,今天的穆斯林,不论是伊斯兰信仰,还是伊斯兰发展,却无法与圣门弟子及早期穆斯林相提并论,同日而语。今天,穆斯林面临着种种危机,尤其时下一些穆斯林国家发生的问题,令人尴尬,着实担忧。

      造成今天穆斯林危机的原因是多方面且非常复杂的,但概括起来不外乎两种:一是外部根源,即来自外部尤其是西方国家势力的介入与干预而引发的危机;二是内部根源,即伊斯兰国家的社会内部引发的危机,其动力源来自社会内部。实际上,第二种根源远比第一种根源更可怕、更危险,第一种根源归根到底乃第二种根源造成的,是第二种根源的产物。

      在我们看来,第二根源产生的因素也是多方面且复杂的,但其首要且最主要的是,今天穆斯林的信仰整体上存在严重形式主义的成分。他们把伊斯兰信仰停滞脑际,尚未转化于心灵,对伊斯兰的理性信仰大于心灵信仰,这是当今穆斯林与圣门弟子及早期穆斯林最根本的区别,也是导致伊斯兰国家和社会问题不断,特别是穆斯林分裂的主要根源。最典型的例子是,今天穆斯林因各种不同的宗教和政治思想归属、四分五裂、一盘散沙。这些不同的宗教和政治思想归属。起初是基于寻觅真理和让人们认识真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最终成了顺应宗派思想、张扬个性意气、维护宗派代表人物思想和倾向的派别。这些思想归属和倾向的人们无所顾忌地分裂统一的伊斯兰民族,根本不提实现伊斯兰民族的统一是伊斯兰的神圣目标之一。

      今天,各种类型的伊斯兰思想文化的书刊杂志,充满穆斯林社会和社区,全球每天、每月、每年出版发行的伊斯兰思想文化的着作文章琳琅满目,不同规模的伊斯兰图书馆中收藏和陈列着承载伊斯兰思想文化及解决穆斯林民族现实问题的各类书籍数目繁多,不同规格的伊斯兰思想文化及伊斯兰国家和社会现实问题的政治磋商和学术会议此起彼伏。然而,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这么多的思想智慧、学术建树和文化产品,对穆斯林的团结统一无济于事?对伊斯兰国家和社会的现实问题的解决苍白无力?伊斯兰国家和社会的现存问题尚未解决,而新问题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答案是:今天,穆斯林患有一种严重疾病,并已转化成一种顽症——对今世的喜爱超越了一切。如果一个穆斯林的心灵中充满对安拉及其使者的喜爱,它就会成为个人及民族兴旺发达的力量源泉,成为治愈个人及民族一切疾病和顽症的良丹;反之,如果他的心灵中充满了金钱、美色、名誉、权势及地位等,归根结底就是喜爱今世及其装饰。它就会成为个人及民族的疾病,如果这种疾病不拿喜主爱圣的良丹及时治疗,就会转化为顽症。既然是顽症,每个智者皆会清楚它会带给个人和民族的灾难性后果。因此,笃信后世的穆斯林,应当时刻清醒安拉及其使者对今世本质及其价值的明确的说明和定位。

      分析当今穆斯林民族面临的种种危机及寻求解决方案时,如果忽略了这一主要根源,穆斯林民族的危机会依旧存在,难以解决。因为,人的心灵宛如一面明镜,不可能是空荡的。心灵反映出的画面,恰是它所映照的内容。所以说,穆斯林的心灵所反映的画面,要么是纯真信仰、喜主爱圣的画面;要么是贪婪今世、欲壑难填的画面。前者会促使他努力践行信仰,积极奉献主道;后者只会怂恿他追逐今世浮利,将过眼烟云的今世生活当作终极永恒目标经营,甚至忘乎所以,不择手段。

      那么,解决穆斯林民族危机的途径究竟在哪?治愈穆斯林民族顽症的良丹究竟在哪?这种途径安拉及其使者已为我们阐明,这种良丹已储藏在伊斯兰的药房:通过洗涤心灵、解除私欲,进而实现理性信仰向心灵信仰的转换,使信仰根植于心,融化于心。其具体做法是:通过不断学习和实践,了解和掌握正确的伊斯兰信仰和精神内核;恪守伊斯兰五功;坚持记念安拉、赞颂穆圣;坚持诵读《古兰经》并用心感悟其伟大、奇迹与奥妙;虔诚敬意地时常向安拉忏悔,求安拉饶恕;参悟安拉之完美、造化之大能,进而认识自己被造物的本质及真实;摆正与安拉之间的主仆关系,进而努力践行仆人的责任和身份;感悟在强大的安拉面前自己的渺小可怜与微不足道,进而感受自己是多么需要安拉的眷顾、怜悯与疼爱;认真学习和用心领会先知穆圣的圣品、传记、性格及道德等,因为这一切皆是穆圣圣品的体现;认真学习和用心领会圣门弟子的纯真信仰和奉献精神,因为他们是穆圣之外穆斯林民族的杰出楷模和光辉榜样;力所能及地扶助社会的弱势和贫困群体,让他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等等。

      须知,困惑每个穆斯林信仰的各种私欲与杂念,惟有通过恪守伊斯兰界定的广泛意义上的善功才能逐渐消除,这也是穆圣告诫每个穆斯林必须面对的最大“圣战”。当一个穆斯林恪守各种善功,并做到长期不懈、持之以恒,其心灵才会得以洗涤和复苏,其信仰才会得以升华,进而才会实现理性信仰与心灵信仰的有机统一与高度融合。

      ——————————

      注: ①伊斯兰主张感性,崇尚理性,但不绝对夸大和迷信感性和理性。因为,包括伊斯兰各类学科在内的整体伊斯兰文化得以生成和赖以生存的伊斯兰最基本的两部经典《古兰经》和圣训,并非乃理性认识和感官认识的产物。经训系安拉的启示,需要人用感性和理性两种认识方法去认知,所以伊斯兰不反对理性,也不反对经验,但反对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因为,理性主义绝对夸大理性,认为一切知识的来源都源于理性,只有理性认知的才是正确的;经验主义绝对夸大经验,认为一切知识的来源都源于感性,只有感性认知的是正确的,并且否定人类获得知识最重要的来源与途径之一的启示。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