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儒家的鸟巢

    作者: 韩少功 更新时间: 2013/2/23 13:53:00 来源: 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
      砍伐竹木的时候,我发现林子里有很多空鸟巢。它们靠草和油泥编织而成,丝丝入扣,环环相结,内壁光洁,外围粗松,隐约透出鸟雀涎液的酸腥气息,完全是精美的工艺品。一些朋友来乡下看我,给我带来食品什么的。作为回赠,我就给对方一个鸟巢,常常使他们大为惊叹喜爱不已。

      这些鸟巢能使人类惭愧。人有一双手,有起重机、推土机、打桩机、电焊机等各种工具,给自己筑一居室尚且不易。鸟只有一张嘴,全靠这张嘴完成所有的工序,夜以继日地啄之咬之叼喋之,该是一个怎样艰苦卓绝的过程!它们看似没头没脑,游手好闲,自由散漫,但只要一到繁育的季节,光是为了构筑一个产房,就不惜忍受最难熬的饥饿和疲乏,忍受最严酷的风雨和暴晒,哪怕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一个影子,也绝不停止衔泥结草。在这个时候,它们成了全心生育后代的亡命之徒,而且从未打算从这种生育中获取什么回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曾被我视为陈腐过时的儒家伦理。我现在也许应该更正一下:它不过是一种普遍的动物伦理,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动物的本能。

      可以想像,古代的儒生们与其他动物一样,缺乏保育的成熟技术,面临着生育成活率太低的危机。因此,他们想都没怎么想,就把繁衍后代当作了最高使命,把群类的存亡置于个人的苦乐之上,绝不让生命之链在自己这一环终止。在这一点上,他们既不是多么聪明,也不是多么愚昧,不过是一些披着长衫和夹着书本的人形鸟雀,说出了动物圈的一条硬道理。

      当世界上所有的传统文化都把生育神圣化的时候,那些庆祝生命诞生的种种鼓乐、歌舞、香火、祈祷……也不过是透出了一片鸟语,昭示着谁也无法究诘的天道。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