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舞蹈治疗的应用和案例

    作者: 周宇 更新时间: 2013/3/15 11:43:46 来源: 心理治疗师网 【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在治疗中,舞蹈治疗师可以让自闭症儿童通过退化,让他们重新回到儿童发育早期,逐步发展和恢复与外界的互动能力。这要求舞蹈治疗师能够很好地和儿童建立共情,平等交流,真正体验到儿童的内心感受,并帮助他们从孤独 ...
      舞蹈治疗的适用面实际是非常广泛的。在各种人群和领域中的应用的综述可以在众多参考文献中找到(Levy,2005,Chaiklin,2009),包括儿童青少年(自闭症、性虐待、学校教育、家庭暴力等),成人(妇女饮食紊乱、老年痴呆症、精神康复、人格分裂、抑郁症)等等。需要注意的是,舞蹈治疗不仅仅局限于临床病患的治疗,对于大众人群也同等适用,比如个人和家庭(个人自信心,亲密关系)以及企业(减压,精神危机干预,员工创造力,团队精神建设,商务谈判中的肢体运用等)等等。因为舞蹈治疗重点关注的是身心的结合,而这个问题在当今现代社会是很普遍的。同时,也有人尝试将舞蹈治疗和 LMA的理念和方法用于专业舞蹈人士的训练中,这对舞者的内心情感和表达动作的开发有很好的提升作用。

      介于篇幅有限,我们在这里讲两个关于团体和个人治疗的案例描述来简单说明舞蹈治疗的功效。它们分别是关于家庭问题和儿童自闭症的治疗。

      在第一案例中,舞蹈治疗师接的案例是琼斯家庭(Devereaux,2011)。这个家庭因为暴力的出现使得家庭成员的关系非常的紧张和敌对。舞蹈治疗师的方式是通过积极和象征性的构建和强调方式再现这个家庭遇到的困难。整体治疗持续了3 个月,每周 1-2 次,家庭全体成员共同参与。应用Chace 技法,大家开始是在同步移动,所有家庭成员和舞蹈治疗师一起在一个圆圈内相连。慢慢地,家庭成员开始编织似地相互进出,直到他们自发地成为 “家庭结” 。这种紧张,斗争,冲突的比喻使他们产生共鸣,治疗师则鼓励家人互相沟通,探讨如何“解开家庭的死结”。所有家庭成员通过比喻式运动探索的方式来模仿在其他家庭中的斗争。这种自发的“家庭结”,通过运行过程中在那一刻成为一个美丽的比喻,使每个家庭成员明显体会到了家庭的紧张局势,并让每个人了解了自己是怎样造成家庭紧张的。在舞蹈治疗师帮助下,每个家庭成员互相沟通,以减轻对其他人的压力和紧张。治疗过程不仅提供了一个积极的过程协助家庭成员的连接,也是一个家庭模式是如何出现的隐喻性展现。由此,通过舞蹈治疗,家庭成员能够在身体连接的状态下随着紧张而移动,并开始言语和非言语的对话,以发现解决家庭冲突的新的方案。通过数周的舞蹈治疗,琼斯家开始将练习中的比喻式案例和自己家庭的问题有意义地联系起来。这也成了琼斯家找到问题和解决方案的重要转折点。

      第二个案例是Beth Kalish-Weiss 做的关于自闭症儿童的舞蹈治疗。Kalish-Weiss早期在 Marian Chace那里接受训练,接着又师从 Bartenieff,从上世纪 60 年代开始从事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她首先将 Body Movement Scale(BMS,身体运动量表)整合到Behavior Rating Instrument for Autistic and Other Atypical Children(BRIAAC,自闭症及其它非典型儿童的行为评价系统),从而建立了一套有效的儿童舞蹈治疗的评估方法。

      Kalish-Weiss 接受的这个个案是一个先天有 Di George遗传综合症的女孩 Ana(Kalish,1982,unpublished),她的胸腺被切除后进行了移植。她的父母发现 Ana既不会笑,也不会对周围的声音有任何的反应。她和他人没有眼神的接触,当被抱起来的时候,Ana 的全身僵硬,后背弓着或者直至瘫软。医生诊断 Ana 表现有自闭症儿童的症状,而且双耳基本上是聋的!Ana 先被送到特殊儿童学校,但她不愿和其它小孩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而是躲着一个人玩,经常在地板上躺着重复做同样一种动作。这使得Ana 的父母和老师感到非常的郁闷。两年四个月后,Ana 被送到 Kalish-Weiss 那里接受舞蹈治疗。Kalish-Weiss 推断 Ana 对外界的阻抗行为是其自我力量(Ego-strength)的一种表现。她决定先用游戏和动作让孩子去扩展肢体语言,发展她对自己身体和自我的感受,因为自闭症儿童在这方面都很有缺陷。Kalish-Weiss让Ana 的妈妈一起参加训练,并用不同的姿势来抱 Ana,以加强她对不同空间姿势的掌控能力并增强眼神的接触。经过几次的舞蹈治疗,Ana 明显能够区分治疗师和她的妈妈,变得对周围环境更加敏感。更重要的是,她开始尝试一些新的动作,而不是总是沉浸在自己单一的动作中,而且仿佛她可以听到声音了。妈妈看到终于有人可以和 Ana 玩了,这让她很受鼓舞,也更喜欢和自己的女儿互动了,她将在舞蹈治疗中领会到的方法和积极的态度带回家庭环境中,这对Ana的治疗进程起到了非常好的帮助。3 个月的治疗之后,BRIAAC 测试显示 Ana 进步明显,但其整体能力还是自闭症水平上,和一岁半的正常儿童相似。

      Kalish-Weiss 决定下一步是让 Ana 的母亲离开,自己单独和 Ana 一起做治疗。慢慢地,Ana 注意力的范围开始扩大,而且动作行为变得更加的直接和有指向性。有一天,她从妈妈的手包里找到车钥匙给 Kalish-Weiss,仿佛在说:“妈妈在哪里?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吧?”。这时的 Ana 开始学会沟通了。这时候第二次的 BRIAAC 测试显示 Ana 的进步明显,她可以真正听到了,而且也不再排斥助听器了。6 个月后 BRIAAC 测试表明 Ana 在肢体动作,声音接受和关系建立等各个方面有了令人鼓舞的提升。毫无疑问,舞蹈治疗在10 个月中帮助Ana 明显减轻了自闭症的症状,有效地弥补了儿童发展阶段身体上和社会整合上的缺失。

      在治疗中,舞蹈治疗师可以让自闭症儿童通过退化,让他们重新回到儿童发育早期,逐步发展和恢复与外界的互动能力。这要求舞蹈治疗师能够很好地和儿童建立共情,平等交流,真正体验到儿童的内心感受,并帮助他们从孤独的内心世界里走出来(Adler,1968)。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