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德国灵性导师Revato采访视频—缘起(中字)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3/5/3 16:31:31 来源: 曼筠Mandy博客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为了寻求真相,Revato将自己100%的交出给到灵修这条道路,进入寺院开始了长达9年的僧侣生涯。在传统的修行方式无法再帮助自己成长与打开时,Revato勇敢的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选择还俗入世,融汇真正有效的成长方式。

    Revato老师采访视频-缘起

      Q:我们知道在老师的成长生涯当中,其中有9年的僧侣生活,我们很想了解为什么老师在年轻的时候会选择进入寺院去修行,而且在9年后又选择毅然决然的离开寺院呢?

      A:事实上我对于这个灵性的成长一直都有很强的兴趣,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个兴趣就已经开始了,我记得有一次大概在我十岁左右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就有一个想法,我说如果有一个职业是关于寻找真相的职业的话,那么我就愿意把这一个作为我的职业。后来我对于冥想、佛教、道教这些东西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大概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我当时在伦敦,有一次我去到一个寺院里,我在那个地方进行了一次为期一个月的禅修。我在那个禅修中产生了非常强大的体验,事实上这个禅修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为期一个月,每天早上我们要很早就起床,然后整天都要打坐,我们的身体上出现了很多的痛疼,而且静下来的时候有许多的欲望,恐惧,很多的东西出来,我完全没有办法获得头脑当中的宁静。在这一个月里面,事实上我的苦难,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像是从底层升到了表面上,所以在这一个月里我的痛苦就一天比一天更强烈。我完全没有变得更加的平静,相反我变得更加的急躁,易怒。我记得在一个午休的静坐练习,我已陷入了这种绝望和痛苦当中,但我也知道我没有办法起身走出这个禅修的大厅,因为这样我会很丢面子,我只能坚持在那里。突然间有个片刻,我内在的某个东西就臣服了,我就这样放弃了这种对抗,放弃了这种和我的头脑、以及和我的感受感觉的对抗,我就只是臣服于它。就在这个片刻的转化当中,我的体验也获得了彻底的改变,我就变得平静下来了,身体的痛疼并没有消失,但是我就觉得很自在,我觉得跟自己在一起相处很自在,我的头脑就非常的镇定。并不是说我到达了某一个层次,实际上我的那个体验是非常寻常的,只不过我在那个状态中,我就是觉得能够跟我自己独处,跟我自己待在一起就是非常平静的一件事,好像是一种极乐的感觉。这个体验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因为它让我看到,如果我不是从我的这个体验当中逃跑,相反我是去正视它,面对它的时候,那么某些东西就能够转化,就能够改变。我就跟老师讲述了下我的这个体验,老师鼓励我说永远不要忘掉这一点,因为这个对你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别忘了这个体验。我就感觉到了我的内在有很多的苦,我也意识到佛教的这个冥想的道路是适合我的,这种僧侣的修行生活是适合我的,那我就决定把自己百分之百的交出,给到这条灵修的道路上。也是因为在寺院里,我感觉很自在,像是在家里一样,我觉得对于僧侣的生活非常的熟悉。这种简单,这种放弃红尘的方式我真的很享受。

      Q:那老师当时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家里人有持反对意见吗?因为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A:我的父母都非常的支持我。他们一向都知道我是一个很喜欢冒险的孩子,他们也知道他们无法阻止我,他们是有一点难过的,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话就没办法那么经常的看到我。但是因为他们希望我快乐,所以他们支持了我,事实上他们出席了我的受戒仪式。我的哥哥也在场,他还参与了这个仪式的一部分,是他给我呈上了后来我化缘的那个钵。我觉得为什么9年后我离开这个问题反而更难回答。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在改变,现在我离开寺院已经有8年的时间了。我的感觉就是在那里的生活好像有一点点卡住了,我觉得在那里好像不能再帮助我成长或者打开敞开,我的感觉在这个灵性成长的道路上没办法再给我提供其他的帮助。大多数生活在寺院里的人,因为他们也是人类,所以跟所有人一样,他们也是纠结在自己的情绪、欲望、恐惧当中。事实上阻止我们获得这种灵性或者说更高层次的障碍,大多数的障碍都存在在我们的心理和情绪的层面,而不是在灵性的层面。比如说人们对自己的感觉不好,这是最大的一个障碍。我们对自己充满了评判,这是个大问题。同样这样的问题对寺院中的和尚或尼姑来说,也是个大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个问题。我觉得我自己需要学习更多的心理学的知识以及西方的身体工作来移除存在于我这里的结块和阻塞。在寺院当中其实我已经在做一些这样的工作了,但是我感觉我应该要更深入的去做。而且在寺院当中,很多时候你都是在独处,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跟别人一起相处,你也没有这种亲密的关系。我发现在跟他人的关系当中,我能够从里面学习很多很多的东西。9年之后,我真的很渴望再次进入一段亲密关系,根本上讲,我就是想再有一个女朋友。不仅仅是出于欲望,而且也出于我知道从亲密关系当中我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很多的学习是从他当中而来。当我去回顾离开僧侣生活的这8年时间后,我可以说这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即便离开这个寺院,离开我的朋友,把过去抛开,让我觉得很悲伤,因为他们对我来说就像家庭一样。但是离开寺院以后,从我做的那些心理学的工作,身体的工作,我受益了很多很多。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