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德国灵性导师Revato采访视频—还俗(中字)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3/5/3 16:53:11 来源: 曼筠Mandy博客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还俗,是人生中最难的经历。祈祷恩典的降临,它的发生美丽而动人,同时也是痛苦而挣扎的。但这也成为Revato老师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赋予了新的生命!
    Revato老师采访视频-还俗
      Q:老师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离开寺院的那段经历吗?它是怎么发生的?

      A:说来话长。当时我过得很艰难,真的在挣扎中。我坐在我的家中,坐在神龛面前祈祷,祈求得到帮助。成为僧侣以来的第一次,我觉得我一个人办不到,我需要帮助。因为这个僧侣之道是非常聚焦在你自身的努力之上,是非常的强调自己的努力。他们有很多的静坐的方式,一切都在于你自己的努力。至少那个是我当初的理解,对这条道路的认识。我发现我当时在对比我更高的某个东西在祈祷,在祈求帮助。你可以说我在祈祷恩典。祈祷词突然间自己出现时,我自己都觉得很吃惊。那个时候有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是不是要搬到亚洲的某个国家,比如说斯里兰卡或者泰国去,我觉得那样的话可能会帮助到我的成长。总之我做了这个祈祷,一个礼拜后某个人来到我所在的寺院,然后主动提出他愿意付我去亚洲的飞机票,我很开心的接受了。因为9年当中没有人向我主动提供过去亚洲的机票。对我来说,有一个人一直都是一个伟大的灵性导师,他就是马哈希尊者,所以当时我就问说在我前往斯里兰卡的路上,是不是可以在南印度停一站,这样我可以花一点时间待在他曾经居住过的那座圣山上。因为跟这个马哈希尊者,我一直都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连接。给我提供机票的这个人说“没问题”,你可以经过印度飞来。很有趣的就是当时一个年长的女士就对我说“我听说你要去到马哈希尊者曾经住过的圣山,我正好住在那里,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来负担你所有的需求。”同一天,有一个男士来到我这里对我说“我听说你要去印度,那么我愿意捐助一些金钱给你,来照顾你的饮食或者其他的住宿需求”。我感觉到好像一切都流动起来了,好像一切都这么容易的就开始成型了。然后我就开始我的旅行,我就先去到马哈希尊者曾经居住过的那个镇,就在我看到那座圣山阿鲁那佳拉时,我的心轮就感觉到了一种痛疼。在我胸口有一股很强烈的身体上的感受。那么头一天我就登上了山,来到那个尊者曾经在里面居住了17年的山洞。我坐在那个洞里打坐冥想,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就好像是回到家的感觉,觉得这就是我应该待的地方,然后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我就感觉到我正处于生命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时刻。我当时就是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客栈里,每天我都会爬山去到那个山洞,同时我也会去到山上的一个修行院里。从我的客房我可以看见那座山,我感觉那座山非常强大,我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些玄妙,但是我当时真的感觉那座山在做着点什么?但是我完全感觉不到平静和快乐,我住的时间越长,我的感觉就是越不快乐,越觉得心烦。好像我在经历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一样。那么我是应该继续做和尚,还是结束僧侣生活,这个问题就变得越来越明显了。然后有一天,我遇到了同样也住在那个客栈的女人,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跟她交谈了以后,我感到再次进入一段关系,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愿望就是变得很强烈。所以我真的是跟那个问题面对面了,那个问题就在我的眼前,我该怎么办?所以我就不停的绕着那个山走,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还记得有一个片刻,我坐下来说“好吧,你的心在跟你说什么”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立刻就浮现了。我知道是应该结束僧侣生活的时候。所以第二天我跟我的另外一个朋友,他也住在客栈里,我们沿着那座山向上爬。然后我就在山上发现了一个非常安静非常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个神龛,我就在那边坐下来开始诵经,开始冥想,过了一段时间,我就交出了那个我成为僧侣的誓言,放下了它。对我来说,这是个非常美丽的仪式,很感人的。我并没有感觉到悲伤或者抑郁,相反,做出这个决定,我是被祝福的。所以我就交出了我的僧袍,我的朋友交给了我衬衫和长裤。没有僧袍,我需要裤子。然后我们就沿着山往下走,再次成为一个俗人,不再是一个僧侣,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调整进入这个新的生命。对我来说,当时是体验非常强烈的一个时期。但是当我再回顾那段还俗的时间时,我觉得是一个特殊的时刻。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