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老顽童灵气瑜伽结缘经历分享

    作者: 老顽童 更新时间: 2013/5/21 9:29:17 来源: 灵气世界论坛字号: 】 浏览
    [灵魂网导读]老顽童灵气瑜伽结缘经历分享
      我的职业是中学教师,一直受着新中国的文化教育,是个无神论者;而鼎成文化传播传统文化,宣传佛道鬼神。 那我又为什么走进鼎成文化之门呢?

      2008年1月,我因患脑肿瘤压迫神精导致中风,在溧阳市中医院抢救之后,转院上海市华山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在头顶上绞了25针。手术较成功,完全摆脱了生命危险,但体质不行,从此几乎天天感冒与中暑,连冬天还起冷痧、夏天还要热伤风。吃了好多保健品,什么"脑白金"、"蛋白粉"。。。。。。统统无效,体质上的问题找医院肯定也是没用的,因为华山医院也改变不了我的体质,我想溧阳的医院在医疗水平上肯定赶不上华山医院的,为求健康,我关心起了小道新闻。

      花了30元钱买了份盗版的李贵先生着的<李氏符咒特医秘法>。资料说:只要把"旁海篷"三字每天写百遍,连写21天就能为人治病,我写字的速度快,三字百遍用不了5分钟,我虽不信还是练了。21天后,碰到小痛小伤还真灵!当即我下了决心,只要李贵先生办函授或面授班,我一定参加。

      这时浙江洪权先生寄来的<易医资讯>上刊有李贵先生的<道医神指术>函授信息,200元,不贵,马上汇款。神指术需要练100天,每天盘坐半小时,紧接着马步站桩半小时。我当时以为马步桩膝盖必须弯曲成90度,对于脑部刚开刀八个月年令又有60岁的我,只能望术兴叹了。

      我把资料送给了比我小7岁的同村爱好者,他果然练成了。2009年5月,我手腕背上一个3公分的脂肪瘤竟给他用神指术发功六次不翼而飞了。由于李贵先生将"神指术"冠名为"道医"。于是我对道医,道法引起了关注。

      于是我重新掂量起<易医资讯>上关于空谷先生举办道家金箓玉笈学习班(六壬仙法)函面授的广告,认真看了每一位师兄师姐的反馈短文。师兄师姐的反馈短文,在我当时看来,好象都是"封神榜"里的人物,个个本领绝顶,难以置信。

      但回头一想,我手腕背上的脂肪瘤不是我亲眼目睹它不见了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学费1800元,加上路费、食宿费不会超出3000元,我是单职工虽不富裕,但即使受骗我也承受得了,反之,如果是真的,那就物超所值!别想得太多,赌一把,汇款吧。

      没过多久,收到了法本,道法初次接触,多少带一点紧张的心情认真虔诚地阅读起来,丹田感觉暖烘烘的,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法本的信息?但我看不懂法本,不知道如何设坛、如何修练?于是发手机短信征得老师的同意,先去武汉总部面授,回来后再自己设坛修练。

      2009年6月10日前后,我第一次去汉口总部。武汉,在20多年前我不止一次地去过。

      那时去武汉我乘的是长江轮,现在已经没有长江轮客运了。乘火车吧,20多年前要从郑州转车,挺麻烦的。而我不知道现在已开通了南京-汉口的直达动车,于是就选择了溧阳直达汉口的长途汽车。每天一班,途中10多个小时,中午开出,到汉口要晚上11点多了。按理学生一到汉口首先该去拜见老师,可时间太晚了,于是用手机短信告知老师:明天再拜访。

      第二天清晨6:00我就按广告上的地址去找老师了,当时总部办公室已经搬到现在的天梨豪园,而广告上的地址还是老地址,在长金旅馆附近。任我怎么按门铃,就是没人理睬我,我打电话也没人接。"哈哈,果然上当了",心里这么想着回到了旅馆,庆幸自己有着第二手准备。

      老百姓出一次远门并不容易,所以我还带着一个住在武汉的奇门大师(姓名我忘了)的联系电话,万一"六壬仙法"广告虚假,我就改学奇门,总之要不虚此行。当时我发出了二条手机短信。

      第一条发给了浙江洪权,因为我是在他的<易医资讯>上看到"六壬"广告的。短信告诉他,我找不到鼎成公司。洪权回复:他已和空谷老师通了话,要我耐心等待一下,稍后公司会和我联系的。

      第二条发给了奇门大师,询问他的具体地址,结果大师的助手回复我:大师暂时没空。

      发完二条短信,没事干了,上街去溜达吧,武汉我已有20多年没来了。

      从梦怡宾馆(深夜一下汽车,就近住在这里)走到汽车站售票处门口的十字街口,接到了一条短信。要我晚上去长春观附近的一座桥旁边的某某地方去会面。

      因为洪权说稍后公司会和我联系的;而大师的助手说:大师暂时没空。你们说,这条短信是谁发的?当时我断定:约我晚上去桥边的一定是鼎成公司。为什么要我晚上去呢?而且还是桥边!不妙!!!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汉口,绝对不肯无功而返。于是,我又发了一条短信给洪权。记得短信内容的主要意思是:多年来的交道我相信洪权,但这次看来我要受骗上当了,但短信中没提到约我晚上去桥边的事情。谁知洪权把这短信转发给了空谷老师。

      没多久,公司的工作人员和我电话联系上并派员把我接到了公司。

      首次进鼎成,就被至虹师父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一个人民教师讲话不负责任,我们诚心诚意地在教学传统文化,你却说我们是骗子!这时我才重新看了一下收到的短信,注意了发件人的手机号码,发现约我晚上见的是奇门大师的工作人员,面对至虹师父的批评,我感到无地自容。

      在总部办公室我见到了二位老师,当时空谷老师留给我的印象是:厚道,可靠。当我问及<易医咨询>上的另一则关于"圆光术"的广告时(学费5380元),空谷老师告诫我:"圆光不是每个人都能练成的,要有这方面的缘份,你要考虑好再报名。"可以看出空谷老师绝对不是生意人,他是真心在宏扬传统文化!

      六壬仙法要开坛过功,贡品是位小女孩帮我代办的,她考虑到我年令大,主动提出我不要去了,由她办好后凭发票来报销。结账时另钱我不要她找了,本想作为小费,可她坚决不从,帐目算得清清楚楚,给我留下了"鼎成公司,可信!"的良好形象。

      面授由师父的一位早期弟子执教,他学道法才两年,可教我翻天印时,我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我体内流动;教我神拳时,一,二分钟之内就把我启动了。

      与老师、小女孩、执教弟子的接触,以及翻天印功法与神拳的亲身体验,使我完全打消了"受骗上当"的疑虑。

      在总部,看到<武当杂志>上刊有灵气广告,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灵气,学员的反馈也与封神榜上的人物差不多,但它不要开坛,无需宗教信仰,当时的我,感觉灵气更适合我。我人老记性差,学习不能跟年青人比,灵气分级传授,我更喜欢。今后我学了二级就当作师兄弟的一级,学了三级就当作师兄弟的二级,师兄弟能做到的我也照样能够做到。当时我就定下了8月1、2日参加上海灵气一级班的计划。

      六壬仙法面授归来,用了一个小房间设了法坛。大概是祖师爷显灵,在法坛上出现了一系列异事。

      刚回到家整理包裹时拿出了六壬坛图,大女儿一见,拿起坛图就看。不一会,大女儿警觉地问:"爸,我正在月经期,这张纸我好拿吗?"我马上抢回坛图,大约十多分钟,我的左眼流了很多血。

      6月13日晚正式开坛。14日,一条一米多长的蛇从墙脚里游出,走了。原先我小女儿天天梦见蛇,自开坛之后,虽然也曾做梦,但再也没有梦见过蛇。

      14日晨,老太婆把法坛上的供品收下,一会儿感到天昏地转。我问:"你磕过头吗?" "没有", "我诚心诚意进贡祖师,你却大大咧咧把供品收走,不痛你痛谁?"于是我到法坛前请祖师原谅,还叫老太婆去嗑了头,当即她的头就不痛了。后来,小女儿有一次头痛,老太婆自作主张带小女儿到法坛前磕了一个头,结果头也不痛了。

      这一系列的神异怪事,使得不信神鬼的我那二个女儿也开始信了。于是我和两个女儿都报名参加了8月1-2日上海灵气一级班,同时为大女儿报了一个六壬仙法班。

      小女儿念高中,头经常痛,做广播操晕倒在操场几次,老是休学,医院又查不出病,报名灵气班为的是想请老师帮治治。上海灵气一级班课余,经几位师兄治疗,小女儿至今头未痛过。

      大女儿没有工作,学习灵气与道法为的是以后能开设一个私人诊所,寻求一份工作。

      灵气一级学完归来,在21天净化期中,两个女儿变化不大,而我排毒足足有25--26天,每天大便4-5次,可见我原先身体之虚。不过排毒期间,精神还是很好的。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中暑和感冒过。

      从我和小女儿身体上的变化看,使我进一步确信选对了老师,选对了学习课程!我感恩二位老师!此时我开始萌发出:"我一定要在家乡推广老师的课程来表达我对二位老师的感激之情!"

      这一善愿在当时反而束缚了我的手脚,使我不敢出手为别人治病,虽然我相信老师教的方法一定有效,但我担心自己的功力不够,万一治疗无效有损灵气的声誉!

      有一天,我老伴肩周炎发作痛得要命,要我治疗。我想能帮老伴止住痛固然是好,但凭我当时的功力万一治疗不起作用,甚至连酸麻涨痛的感觉也没有,再想继续学习两位老师的课程必定要引起家庭纠纷!

      于是我就说:“区区肩周炎,还要我老头子出手?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去找你女儿。" 我想,如果女儿成功了,说明我老头子更行;万一不成功,还有我老头子啦,到时候再想办法蒙吧。

      女儿治疗时,我的心啊,就象体育竞赛场上的教练员的心情一样。当时,我在一旁默默祷告:“祖师爷,您得扶持我女儿一定成功!”事后我也记不清究竟念了多少遍。感谢祖师爷保佑,女儿三分钟敲定,于是老太婆成了我们继续学习的铁杆粉丝。

      当即汇款, 我和大女儿报名参加12月19-21日上海灵气二级的学习。

      我担心自己的功力不够的另一原因:我是经络迟钝型,练功时没有感觉。说实话,灵气一级灌顶时我也没啥明显的感觉,至多只感到老师的手是热的。再有我的形象思维能力极差,我在练功用功时不会加意念,更想不出"光"。这大概跟我的年令,跟脑部开过刀有关。

      有关练功,我来插叙一则小故事。

      我练道法金光令,第一天两眼一闭,一团漆黑,就是想不出白光、金光。起先我想:完了!看来道法与我无缘,我学不成!

      后来我想:金光令由"想光、念咒语、结手印"三部分组成,想不出光只占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何不继续试试?直至第六天,天目处似有烛光在摇动,第七天又无感觉了,第八天满屋灯火通明,这种感觉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天如此,可现在又毫无感觉了,看来感觉与功力不一定成正比。练功为的是积聚能量,增强功力,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去追求练功感觉。

      我们在为人治疗时,不菅病人有没有感觉,能量在病人体内都会起作用,所以病情才会逐渐好转。

      这二者在道理上应该是一致的。

      在灵气二级班上,"灵气强化法之金字塔式"使我信心大增。当空谷师父为我们带功练习时,有一股暖流沿着我的手臂直达我的指尖,气感特强,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当时我就预感到这次学完回家后,我一定能出手为别人治病了。

      可是回到家自已练习金字塔,开始时气感又不怎么强了。为了出手为别人治病,于是我突击练功10天,每天6小时。 坚持练习到第四天又恢复了灵气二级学习班上的特强气感。因此,我认为练功只要能坚持,"功到自然成"!

      2010年元旦,我自信地公开对外义务治疗了。邻居周连清问我去上海学习得怎样?我说:轻症手到病除,重症三次见效。他要试试,我说"可以"。问他:"什么病?"他说: "颈椎炎"。我就用一级的能量点穴法结合二级的高能量强化发功为他治疗。

      前后共治疗九次,他说己经好了,还告诉我:他是骨髓性颈椎炎,医生判他死刑,叫他多买些吃吃吧,他不甘心等死,专程去上海咨询了专家,专家说这是世界医学难题。

      九次灵气治疗是否全愈?我不敢说,但至少是显效!他目前己没有痛感,头颈活动自由,没有僵硬的感觉,原先看侧面也要转身去看,头颈是僵直的。

      1月5日,村上人周志明看到我为周连清治疗有效,恳切地问我:他母亲还能生活自理吗?他的母亲73岁,中风偏瘫已九年,九年来一直是丈夫不离左右进行护理。女儿是军医,找过几家医院都不予接收。

      我说试试吧,但时间可能很长。他准备一,二年时间,我说:"一,二年不需要,但至少要六,七个月。"因为自元旦开始连续治疗了好几个人,都取得了较明显的疗效,当时,我与大女儿只学习了灵气一、二级与六壬仙法三门课程,那么,六、七个月中我们还可以继续学习老师的其它课程,使他母亲能生活自理应该没有问题,因此我满有信心地接受了他的请求。

      自1月5日开始,每天二次,每次一小时,20天共治疗了38次。用的是七轮手位三明治强力发功,五雷掌拍打全身,能量梳子。她在家中终于能独自行走了,虽然步子很小,也不平稳,但毕竟不是柱着拐杖同时由老头子在旁边挟持着拖着走。是灵气使她9年来第一次独立行走!

      我父女义务为人治病的消息逐渐传开,引来了邻村人史福康,男,67岁。来的时候只对我说"是腰痛,才几个月,"因此我把他作为轻症进行处理。只在止痛灵穴用灵气点按法,在阿是穴(痛点)用符号三明治强力发功,外加封字令止痛,总共用了20分钟,我叫他动动腰,他说"好了"。他当时很高兴地回了家。

      谁知第二天他又来了,我问"你还痛吗?" "不痛,我是来巩固巩固",我照旧用20分钟为他治疗。结果到第三天他照旧来"巩固",直到第四天,他才对我讲真话。"我是腰痛,同时脚上长骨剌,到医院门诊,叫我到六楼看骨科,医生对我说:’老人家,今天你是自己走来的,下次来可能要你儿子用板车把你拉来了。’ 在医院化去二千多元还是痛。"

      于是我在治疗时增加了腰腿穴,还用上六壬仙法中的化骨吞签符咒。又用了二天时间,史福康腰和脚都不痛了,只是脚趾还有点发麻。我叫他坚持每天来,可他讲:"你一分钱也不收,我们不好意思。"我对他说"只要你能全愈,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你应该痊愈后去看看那位要你儿子用板车拉你的医生。"

      史福康的脚趾发麻整整用了20多天才彻底治愈,治愈后他又去做了搬运,一、二百斤的重物一拿就起。截止2012年夏天遇到他没有再痛过。

      周连清,医生、专家判他死刑;周志明母亲,医院不接收;史福康,医生断言要用板车拉。是二位老师创建的灵气瑜伽改变了这一切。虽然都是个案,但至少能说明现代医学有其不足,灵气能治医院不治之病。

      一个完全不信神鬼的人,从到总部二位老师以及工作人员留给我的印象,再到回家后法坛上的一系列神异怪事,再到我与小女儿体质上的变化,再到我与大女儿出手为人治病都能取得明显的疗效,我从"不信"逐步转化为"坚信"。我坚信二位老师所走的路是绝对正确的,老师的课程在我江苏省溧阳市迟早会推开!

      下面我再简单地汇报一下我的学习感受。

      平时我考虑问题很简单,做事只看方向是否正确?只要方向正确,我就会一往直前的走下去,决不回头。既然我已坚信二位老师所走的路是正确的,我就不问周边的人如何看待我,我不与任何人争辩,我只走我自己认定的路。

      我想:我为人治病,减轻患者的病痛,无可争辩是在做善事,而且为许多病人治愈或缓解了疾病,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周围绝大部分人暂时对"不打针、不吃药"的能量疗法不相信,甚至还有人恶言相向认为我是骗子。亲朋好友、妻子、女儿看到社会上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善意"地告诫我宣传传统文化这条路走不通,还有意无意地为我设置障碍。但我认为我们的治疗既然有效,周围的人迟早会接受的,多一种治疗方法对治愈疾病总是有益无害的。而当时我才学习了7个月,就有了惊人的治疗效果,等到3年、5年、7年之后又该怎样呢?这就是我在这三年半以来,无论碰到多大的困难,始终不动摇的动力所在。

      由于"坚信"二位老师,所以我对市面上流传的其它课程都不感兴趣。

      因为年令大了,所以我没有"雄心壮志",我不求来世得到什么,只想今世学一点实用的技能为有缘人服务而已。学多了、学杂了,反而不容易掌握。

      二位老师的课程我化了七个月时间才"坚信"是正确的,此生我还能拿出多少个七个月去考察其它课程的正确性?何况面对市面上流传的五花八门课程,我究竟具备何种鉴别能力?自己也表示怀疑。没有必要再去"赌一把"!赌输了,那就浪费了不必要的财力与精力;即使赌赢了,又找到了一位值得信赖的老师,那又怎么样?

      我不否认,社会上除了空谷、至虹二位老师之外,确实还存在大量的优秀老师,他们也在传授优秀的课程。但你想达到这些老师的能力水准,并不是"一学就会、一用就灵"的,你也必须化费大量的时间去磨练。既然这样,何不把时间多化一些在已学的二位老师的课程之上?

      我的职业是教师,透露一个学习"秘诀":找到明师之后,切忌经常换老师!因为不同的老师具有不同的课堂教学风格,经常换老师,你就要化费大量的时间去适应,很难做到与老师"心意相通"。

      要在传统文化的道路上不动摇,除了要坚信老师、坚信方向是正确的,从治疗的角度看,还需要正确地辨析、应对二个具体问题。

      其一,几乎每一个病人在治疗过程中都会出现"退病反应",尤其是慢性病患者。"退病反应"出现时,病症往往比治疗之前更严重。病人误以为治疗无效,于是半途而废,前功尽弃。

      病人患病时必有病气,病气有浅表性的和深层次的区别,疾病也就有了轻重缓急的不同,要根治疾病,就必须要处理深层次的病气。在拔出深层病气的过程中,病人就难免发生酸麻涨痛痒。。。。。。等等的现象,这就是"退病反应",在治疗和练功时都会出现,是好现象!

      "退病反应"因人而异,有时还相当剧烈,有的还会反复多次,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认识!为别人治疗时,我认为有必要事先对患者说明。

      其二,要正确看待疾病的"治愈"。病人看病,都希望能"根治",以求一劳永逸。凡是向我求治的,我都让他考虑"感冒治好了,你这一生就不感冒了吗?"

      有的病人就会说:如果不能根治,我们还看它干什么?" "如果能根治,我付最多的钱也愿。" 其实这种人骨子里还是舍不得钱,是"重财轻命者"。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搞清"治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穿插二个治疗小故事。

      任夕英,女,因左半身麻木,丧失了劳动力,2010年6月向我求治,她还伴有腋下囊肿,我为她治疗时,她女儿在场亲眼目睹了囊肿变小。于是母女俩报名参加了2010年9月溧阳灵气一级班的学习。她通过刻苦练功,每天站桩从1小时逐步延长到2小时,几年来如一日。

      由于她的勤奋练功,加上我为她的辅助治疗,半年之后她恢复了劳动力,她找了份工作,开始打工了。她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富裕,可她打工所得的工资,首先用在了报名参加2011年7月溧阳灵气二级班的学习。

      但她的身体现在还隔三差五地这里痛那里痛,碰到自己不能处理的,偶尔也向我求治,但她对我说:溧阳再办班,让他丈夫也学一级。

      任夕英的病"治愈"了没有?如果说"治愈"了,那她为什么还隔三差五地痛?如果说"没治愈",那她怎么能打工?为什么还让丈夫学灵气一级。

      方国荣,男,因腰突症严重,已患13年了,平时痛得连站5分钟也不行,2010年1月向我父女求治,治疗10多次之后基本不痛了。夫妻俩参加了2010年3月上海灵气一级班的学习。通过练功,腰突症一直没痛过,但到2012年又痛了近一个月时间。他由于工作忙,只学了灵气一级,而他妻子杨燕,已学了灵气一、二级,空氏自然疗法,空氏易医特技等课程。

      方国荣的腰突症"治愈"了没有?如果说"没治愈",他平时一点也不痛了。如果说"治愈"了,那为什么在2012年又痛了近一个月时间?其实,这近一个月的痛也属于前面提到的"退病反应",我认为这是更深层的病气向外发放。至少,方国荣对于自身腰突症的治疗效果是满意的,否则,他不可能支持杨燕继续学那么多的课程。

      何谓"治愈"?我认为在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段中消除了疾病的症状,就叫"治愈",或者叫"临床痊愈"。

      治病就好比打扫房间,"通则不痛、痛则不通。"经络堵塞就病、垃圾堆积要打扫,人的一生就处在正气与邪气的斗争之中,要象房间一样天天打扫,"一劳永逸"是不现实的想法。

      我们为人治疗,当出现反复,出现"退病反应"时,就动摇,就怀疑自己所学的课程,主要就是上述二个具体问题认识不清,于是也就做不到"坚信"。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纪小龙说了真心话:"作为医生,我给自己只能打20分。为什么?有三分之一的病医生无能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医学只解决三分之一的病。而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解决那么多,我能打20分就很不错了。做医生这么多年,我有一种感慨:医生永远是无奈的,因为他每天都面临着失败。"

      西医都是"专科",而我们是"全科";医学家认为"打20分就很不错了",而我们对任何疾病基本上都能做到缓解,部分疾病甚至能做到多年不再发。我结缘鼎成才三年半,基本上能做到任何疾病一次见效,这期正命班的学员都可以为我作证,具备我目前这种水平的师兄弟比比皆是,难道我们还不应该感到满足吗?

      原先我对医是一窍不通的,连五脏六腑的位置也不知道,"为人民服务-理驰"师弟第一次见到我这个不懂医的医师会治病,感到惊奇,于是他立刻赶到汉口总部学了部分课程并拜了师。在临床治疗这一块,我不会讲过多的理论、但会实际治疗,我敢于和医学院毕业的正规医生进行实战PK。病人已经得了病,最有价值的是快速治愈,而不是病因病理。现在,相信我的人在慢慢地逐步增加,是鼎成文化造就了我,我感到满足!

      感恩二位师父、感恩鼎成公司、感恩中国传统文化!这条光明大道我将一直走下去,陪伴我终身!

      即使现在碰到我治不了的病,那也不足为怪,因为我学习毕竟才三年半,试想,七年之后、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我能治了吗?方向是正确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最后,用我墙上的一副字联来结束今天的汇报:

      "如果我治好了您的病,请记住,我用的治疗方法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

      "如果我治不了您的病,那是我学艺还不精,请不要怀疑中国传统文化的科学性"。

    请留下您的姓名、手机,再联系主办方报名并说明来自灵魂网
    姓 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
    灵魂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osoul-cn
    扫描二维码
    有事情可微信直接call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