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发现外星人

    作者: Dolores Cannon 更新时间: 2014/4/2 17:38:50 来源: 哦·灵魂网 【字号: 】 浏览
      外星人现在正生活在地球上。他们不能再被视为只存在于遥远星球或乘坐宇宙飞船遨游宇宙的外星生物。他们无所不在;你的朋友、邻居,甚至亲人当中,就有他们的身影。我们彼此紧密相连,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身上流着他们的血液。对这些外星生命而言,我们就像他们的手足,一如地球上的动物和人类般亲近。

      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和一位生活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密集合作一整年的结果。我们因催眠而结识。我是个回溯催眠师,由于工作的特性,我常常随着案主的讲述穿梭时空,探访地球的过往,了解人类历史的足迹。但直到遇到菲尔前,我从不曾“造访”地球以外的星球。然而我一直期待有这样的机会。我认为探访外层空间和探访地球历史一样可行,我也相信,有些人类除了地球生命,确曾有过外星世界的经验。

      探索外星球的想法令我神往,但我从不曾与这个“非常人选”交会。我认为这种人很稀有。由于我的工作使我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形形色色的受术者,我相信迟早会找到这样的个案,要不,他们也会找上我(这么说通常比较正确),而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机率会比我以为的来得大。这些人并不容易被认出来,由于潜意识的保护作用,他们隐藏得很好,甚至连他们本身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我刚开始这趟全然的意外之旅时,和大家一样,我对外星人有着先入为主的制约想法,认为他们可怕且不带善意;对于不了解的事物,我们自然感到害怕。然而,我很惊讶的发现,这些生命体和电视、电影及科幻小说里所描绘的外星生物截然不同。我花了好些时间才克服多年来被社会文化洗脑的刻板印象,并进而思考:在灵魂深处,在灵性层面而言,我们和外星生命其实并无二致,存在的,只是误解。

      我和菲尔的合作始于意外,如果真有任何事可称为“意外”的话。我向来接受各类人士的预约,为那些想知道前世的人进行回溯,这种催眠并没有最适合哪个特定类别的人,我的个案包括了各式各样的对象,他们都各自有探索转世可能性的理由。我通常是到个案家中进行催眠,因为人们在熟悉的环境里感觉比较自在,对回溯的概念和整个过程也比较不会害怕。

      我曾在任何你想得到的环境下催眠,从华宅到陋室,在汽车旅馆的房间,甚至下班后的办公室和店面;我必须学习去适应各类奇奇怪怪的环境,因为我相信,让被催眠者感到舒适是发展彼此信任的最重要元素。由于这种不寻常的工作,我去过一些陌生的地方,有时离我的住处很远,远到开车所花的时间比我进行催眠的时间还来得长。最后,我不得不订下规定。

      我订了个界线,不去超过五十哩外的地方。任何住在超过五十哩远的人,必须安排在临近的友人家中与我会面。我并不想拒绝任何人,因为他很可能正是我要寻觅的那位会提供信息,展开一场惊异之旅的合作对象。这样的人无法从外表判别,直到遇上了,我才会知道。他们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没有外在线索可以显示他们的灵魂在其它时空所经历过的奇特旅程。

      一位离了婚的年轻职业妇人和我相约在她家进行催眠,我开了几乎五十哩的极限范围才到她的住处。之前她曾跟我约了两次,但都在最后一刻临时取消。我常怀疑她其实并没做好心理准备;由于回溯的结果有时过于震憾且出人意表,或许她下意识地害怕,怕一旦开始探索而可能发掘出的深埋记忆,因此制造借口临阵逃脱。我并没催促她;有太多人在我的等候名单上。

      当我这次来到她住的小镇,我心想,她终于下定决心了,因为这回她并没来电说另有要事。但当我开进她家的街道时,我没有看见她的车,反而看到一辆陌生的黄色小卡车停在路边,卡车两侧有电器修理行的标志。我第一个想法是,她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叫了人来修理电视。她会忘记是正常的,这是很典型的她,我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我不认为这样的氛围会适合进行催眠。下了车,我看见有张纸条贴在她的门上,上头写着她临时受命出差,为免我大老远白跑一趟,于是她安排了别人顶替。字条上说要接受催眠的人名叫菲尔,正在屋里等我。我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惊讶,因为她就是会在最后一分钟做这种事的人。

      因此,长程行驶后,我的对象是个完全的陌生人,对我来说,这不是个理想的安排;我并不期待这次的催眠会有多少收获。新个案有时不好合作,尤其当他们对催眠一无所知时。由于他们常会有防卫心态,我必然要用上大多数的时间来建立信任。信任和亲和感对回溯催眠这类的合作关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前提。我当时真的以为,这会是我与菲尔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合作;我很可能再也不会见到他。

      菲尔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有一头深色的头发,二十八岁,很安静,我最初认为是害羞,后来发现这纯粹是一种沉稳的自信。他来自一个大家庭,家中有五个兄弟姊妹。他和家人同住,在父母家的车库经营自己的电器修理生意。比较特别的是,他有一个峦生兄弟。在谈话的过程中,我了解许多菲尔的背景。他对异性似乎不太有兴趣,也从未有过认真的情感关系。这点倒是让我很讶异,因为他挺迷人的。他曾在海军待过一段时间,在那里学到了修理电器的知识。

      人们常会问我理想的催眠个案所具备的条件。通常他们第一个问的就是宗教信仰。他们多少已假设能够被催眠的人,应该具有某种非正统的宗教背景。这个假设并不正确。就我接触的个案而言,各种信仰的人都有。宗教信仰对于催眠中所呈现的讯息型态似乎没什么影响。

      菲尔在严谨的天主教环境中长大,小时候曾在一间当地的教堂担任辅祭少年,协助弥撒、丧礼和节日庆典等活动。直到七年级前,他读的都是天主教学校。由于自小接受修女的指导,他对天主教教义有非常充份的了解和领会。这样的学习环境丝毫不鼓吹转世的思想,然而菲尔却对神秘学颇有兴趣,他读了许多相关书籍,因为好奇,他对回溯催眠跃跃欲试。菲尔很亲切友善,打从一开始,他和我相处似乎就很自在,对催眠的想法也很能接受。

      第一次催眠菲尔的情形,正如我的预期。虽然他很容易就进入了中度的催眠状态,但他无法清楚表达。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很难听出在说些什么。当受术者在很放松的状态时,常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他们的答复缓慢,就好像在睡梦中说着梦话一样。他们会非常投入于视觉上的情境,但除非催眠师指示,他们不会主动提供讯息,说出所见的景象。经过多年的催眠工作,我已经不太喜欢这类没什么互动的型态,我喜欢受术者在催眠状态下能够自发地和我交谈,这也是为什么我寻找有梦游症的人作为合作个案的原因。

      菲尔在催眠中重新经历了无趣且平凡的一生。那一世他曾漫走在沙漠中,在干旱里寻找水源。被唤醒后,他说他贴切感受到那种口渴、炎热、气候的干燥,以及周遭人的苦闷心境。这是很典型的初次回溯型态。当个案的潜意识在探索这类新经验时,常会选择经历单纯平凡的一生。菲尔说他在催眠状态下看到的景象非常清晰,他因为非常放松,因此还得花些力气才能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他说他现在完全可以了解年老,因为他真实地感受到生命临届尽头——垂垂老矣、疲累、苟延残喘的感觉。

      菲尔对这次的经验感到兴奋,他很渴望能再次进行。我也很想说我跟他一样兴奋,但我其实不是那么想再催眠他。要从他口中得到回答实在太困难了。我比较喜欢和自发性高,话多的对象台作,他们能侃侃而谈地说出在催眠状态下所见的景象。然而只要有人愿意接受回溯催眠,我通常都会同意。我不想拒绝任何人,因为我无法得知个案会从中获得或提供什么洞见。因此我有些勉强地和菲尔预订了下周的会面。我心想,让他试过几次,满足了他的好奇心后,我就可以继续寻找其它更有效益,能更主动提供讯息的合作对象了。

      进行催眠时,我通常会运用许多不同的程序和技巧,直到找出最适合受术者的方法为止。运用电梯是催眠疗法之一:当个案觉得抵达了某个正确楼层,电梯门一打开,他会有走出电梯,探索眼前所见事物的渴望。我在菲尔第二次的催眠疗程时用了这个方法,发现很适合他。电梯法成功引导他到达不同的地点和存在层面取得重要数据。

      第二次的催眠,菲尔开始比较多话。他提到他在战时德国慕尼黑的一生。在那一世他和其它犹太人受雇于隶属政府的民间单位。他们的家人都被杀害,他们因具有德国政府可以利用的才能而幸免于难。他们必须配带臂章以供辨认身份,他认为这是一种侮辱。他在那世的名字是卡尔布里屈,一位工程设计师。他和其它人一起从事潜水艇基地设计的任务,由于这是机密,他并不想多谈。虽然这些犹太人对德国政府很有用处,但他们并没有被人地道对待。这使得他愤愤不平。他提到曾在一次游行中看到希特勒,他认为希特勒是个疯子。

      菲尔的前世身份——卡尔,死于一场空难。当时他和同僚们乘坐小飞机正飞往潜水艇基地的途中,在临近法国边境时,意外地被敌军的炮火击落。飞机坠落在一个小村庄里。

      从催眠状态醒来后,菲尔说这次的经验对他意义重大。他曾经梦过死亡,跟这次催眠所见很像。他对那个梦印象非常深刻,他一直以为梦里的他是德军,因战斗机被击落而丧生,因为他梦里看到的飞机有纳粹标记。经过这次催眠,菲尔才知道他乘坐的是民航机。梦中最令他困扰的就是村人的无情和冷漠。他们就站在那里眼看着他死去。那些村民显然很高兴见到飞机被击落,他们对发生的事无动于衷,完全没有试着伸出援手。村人憎厌的态度令他愤怒,但菲尔说他在里看到这一幕时,感受到的情绪比催眠时更为强烈和激动。

      在这次的催眠里,菲尔的回答仍然缓慢,有时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但他比上一次进步,我们的互动也越来越好。

      菲尔第三次的催眠主要在体验一位古文明时期女子的一生,地点是南美洲某处的金字塔附近。菲尔说了许多关于当时的祭司和祭汜的事。他提到当皇后去世时的一个仪式。皇后的女侍们被给予药物服用,然后朝心脏剌死,这被视为一种荣耀,因为她们的尸体会和皇后一起埋葬,跟随她进入死后的世界。菲尔在这次的回溯中经历生产的过程。看着一个男性个案体验女性生产历程的各种情绪,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事。他(她)这一世死于西班牙军队入侵村落并大肆杀害村民之际。

      在回溯初期,个案通常都重回这类前世。我因为对此已很熟悉,不再觉得有何特殊之处,除非他们提供某些重要信息。我已经搜集了上百个这类的资料,虽然其中对个案多少有些帮助,但对我而言,它们只是增益了我对历史的整体了解。

      然而,在第三次回溯时,先是发生了件奇怪的事。当电梯门第一次打开,菲尔看到地平面上的陌生翦影。在红色天空下,是一片有着锯齿状,参差不齐的岩石地形。当菲尔看到这个景象时,他感到很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所以然。这个画面很困扰他,令他抗拒。他不想探索那里,于是要求回到电梯,改去其它地方。我从不要求任何人做他们觉得不自在的事,因此我让菲尔去他想去的地方。这就是他后来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金字塔底部的前因。

      允许个案去做他们觉得自在和舒服的事,有助于建立信任。这么做也使他们知道,在回溯过程中,他们始终居于主控。我觉得如果潜意识有重要的事要让个案在催眠中看到,在不被强迫的情况下,他们终会一探究竟。

      菲尔描述的景象引起我的好奇,因为那个奇怪的地形听来不像是我熟悉的任何地方。当菲尔醒来时,我问他为什么不想探索那里?

      他说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他对地平在线那凹凹凸凸的形状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受,那尖凸锯齿般的地形就是令他不安。他说他看到右手边有一座尖塔,上头有一圈环状物围绕。他唯一能给的贴切描述,就是一个巨大的甜甜圈绕在一座巨石尖塔的顶部(见图)。

      “这个景象让我很不舒服。”他的眼神像是看进了遥远的他方,语气轻柔地说:“有种阴森、诡异的感觉……很黑暗,像是不曾改变过的黑暗。”他的目光回到了当下:“我很高兴你没有强迫我去探索,你让我可以选择回到电梯。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电梯里安全多了 。”

      那幕景象确实有其诡异之处。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会那么困扰菲尔?显然地,菲尔的潜意识正开始让另一个世界的浮光掠影渗入意识层面。直到几星期后,我们才了解这个地方的意义,以及菲尔那么抗拒探索它的原因。

      接着的几次催眠,菲尔似乎很被德国的那世吸引,他重新经历那一世的生活,虽然那是个苦难的一生。菲尔觉得那世的回忆激起他内心许多深刻的情绪,有愤怒、沮丧和不快乐。他很想在催眠时都发泄出来,可是他怕这么做会冒犯我。他承认他在这一世也很不会处理情绪问题,他总将感觉隐藏,压抑在内心,他甚至不让家人知道他的感受。我向他保证,他可以放心地宣泄这些情绪,这是我的角色的功能,而且这种释放通常非常有益。

      接续的催眠期间,菲尔偶尔会看到更多令他困扰的画面。比如说瞥见一个有很多高塔,车子像飞机般在天空飞来飞去的奇怪城市。这整个城市的外观没有任何色彩,一片单调的灰色中,只见白光穿透。每当这景象出现,菲尔便会撤离;他会要求回到令他觉得安全的电梯,改去其它地方。我对这些景象很有兴趣,因为听起来很像是另一个世界,或至少是很具未来感的地方。我渴望探索它们,但经验告诉我,我不能让我的好奇心干预。不催促个案会是最好的作法,让他们以自己的步调去发现他们的才能和曾有的历程。在我的催眠工作里,耐心终会得到回报。

      菲尔感到困惑。“我有个感觉,好像有些事试图要浮上台面,而且有好几次都几乎要成功了 。”他觉得不论是什么,只要找对了电梯楼层,只要他有足够的勇气去探究,他就能连接上这些即将浮出的事物。我感觉这一切和那个有锯齿地平线以及车子在天空翱翔的奇怪城市有关。

      接下来的日子,我继续为菲尔进行回溯催眠,建立彼此的信赖;我也同时和其它个案合作。菲尔的回应越来越自然,也因为他所看到的奇怪景象,我认为可能浮出他意识层面的事物,值得一探究竟。他所描述的场景确实引发了我的好奇。然而,我怎么也想不到,等候我们的竟是这么一场奇特的探险。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