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艾瑞克森心理治疗故事:邪恶的愉快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5/9/8 10:48:25 来源: 字号: 】 浏览

    艾瑞克森心理治疗故事:邪恶的愉快

      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前来求助:“我推测你并不想见我。”我回答:“那是你个人的揣测,愿意聆听我的看法吗?”

      “老实说,”她表示,“我实在不值得你关心。当我才六岁大时,父亲便对我展开性侵犯。从六岁一直到十七岁,他持续不断地把我当成发泄性欲的对象,每星期总要非礼我多次。每当他采取行动时,我总是充满恐惧。我往往因害怕而动弹不得。我深觉自己肮脏、低劣、行为不当,而且非常羞耻。

      熬到了十七岁时,我认为自己已拥有足够的力量摆脱他的阴影。我开始努力向学、渴望籍此赢回自尊,未了事与愿违。我随即猜想学士学位或可重建我的自尊,于是我发愤图强、努力争取学位。到头来,我却依旧感到羞耻、低劣及下流。我著实失望透顶,继而想到也许硕士学位能替我扳回劣势,但希望依然落空。而就读大学与研究所期间,我始终难以抗拒男人的引诱,这足以证明我实在一无可取。我原本准备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但众多男友依旧不放过我。我随即把心一横,干脆放弃攻读博士的念头,专职扮演起娼妓的角色来。然而,心中感受实在不是滋味。某个男人进而邀我与他同居,我想身为女人总是需要食宿与保障,于是二话不说地答应了他。

      性爱对我而言恐怖极了。阴茎如此坚硬而吓人。我往往有若惊弓之鸟般地完全处于被动地位,那实在是桩痛苦而可怕的体验。先前那个男人最后抛弃了我,我转而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如此情况不断重演,于是我前来见你,我觉得自己污秽至极。勃起的阴茎一再令我胆颤心惊,而我就是无能为力、脆弱又被动。每当男人完事后,我都会感到松了口气的由衷心喜。

      只不过,我依旧得面对现实生活。我需要衣服与住处;除了仰仗男人的鼻息之外,我不具其他任何价值。

      我说道:“这确实是个悲哀的故事——其中最悲哀的部分莫过于:你愚蠢至极!你告诉我你还怕粗大、勃起、坚挺的阴茎——这未免太过愚蠢!你知道自己拥有阴道;我可对它知之甚详。阴道非但是足以容纳最大、最粗以及最坚挺的阴茎,并有能力将它转变成吊儿郎当、软弱无力的可怜家伙。你的阴道甚至可以在将对方变成软弱无力的可怜虫之际,同时享有邪恶的愉快。”

      她的表情有了美妙的变化。她说道:“我即将返回洛杉矶,我可以在一个月后再来见你吗?”我回答:“当然可以了。”一个月左右之后,她回来对我说:“你是对的!我开始在床第之间充分享受令对方弃甲投降的邪恶愉快。我发现费时不了多久,对方便无能为力了,而我十分满意期间的过程。我让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感到精疲力竭,此事真是快乐无比!现在,我准备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进入心理谘商领域工作。此外,我会耐心等待,直到遇上真正心仪的男人才献上自己。”

      我说她愚蠢,我确实吸引了她的注意。我随即指出“邪恶的愉快”,而她确实怨恨男人。我同时刻意表达了“愉快”二字。

      故事评论

      当艾瑞克森告诉我以上的故事时,我评论道:“你描述坚硬阴茎的方式,使得它听起来非常吸引人;而且——充满诱惑力。由于字里行间带有某种挑逗意味,你有若以言语与想象力穿透了她的内在深处。”

      故事的第一部分结语:“我一无可取”足以显示个案的世界真相。如果这故事说给另一位企图努力籍由外在改变(获取大学学位或让自己被人利用)以克服自我憎恨,却无法如愿的个案听时,如果这位聆听故事的个案也同样深受某种恐惧威胁(以【坚硬、吓人的阴茎】为代表),这故事便很可能(至少在潜意识层次)与听者所处的世界相呼应。

      至于故事的第二阶段(亦即【示范个案世界】的阶段),则在艾瑞克森获得个案充分注意力时发展完成。当然,当这故事说给第三者听时,戏剧化又吓人的开场白势必早已扣人心弦,而当“阴道”、“粗大、勃起、坚硬的阴茎”以及“愚蠢”等字句出现时,保证更足以攫取听众的注意力。

      真正的示范作用并非仅限于艾瑞克森的暗示内容而已。艾瑞克森不著痕迹的幽默态度往往更具示范功效——他以不同的观点重述问题,并且以重新建构观点的角度看待个案求“生存”的行为。个案心结所在(畏惧男人与憎恨自我)被重述成:“你告诉我你害怕粗大、勃起、坚硬的阴茎。”期间“害怕”字眼强调出个案的畏惧心态——不只害怕男人,也害怕生存本身。她随即被坚定地告知这种畏惧心理“愚蠢至极”(而她早已习惯将自己视为愚蠢之人)。至于那句“引导足以容纳粗大、坚硬的阴茎”(艾瑞克森利用一再重复描述的方式,籍以嘲弄这个令个案害怕的威胁之物)。

      最后一步重新建构个案所处情况的绝妙奇招,则在这句话中表露无遗:“你的阴道甚至可以在将对方转变成软绵无力的可怜虫之际,同时享有邪恶的愉快。”

      对读者来说,示范过程的最后阶段不外乎获得治愈:而在此案例中,艾瑞克森让个案自行交待结局。当艾瑞克森本人或其他人转述这一故事时,我们常衷心渴望此类问题能获得圆满解决。“这类问题”将并不仅限于因乱伦而导致的性障碍而已,也可能囊括了各种恐惧症、引人焦虑的情景,或是自我肯定方面的难题。故事当中的各式隐喻,提供了许多足以悬吊各种自我肯定、愤怒以及无能为力等困扰的“挂钩”。

      “邪恶的愉快”正是使用重新建构技巧,将被动无助的感受转变成主动掌控态势的绝佳例证。它同时说明了如何利用重新建构技巧,协助个案登上“主控”地位的过程。即使文中个案不断强调她的恐惧与无助,艾瑞克森却注意到她对男人有著强烈的怨恨情绪。于是他将怨恨情绪与潜在的愉快感受相互连结,从而创造十分耸动的措辞:“邪恶的愉快”。

      阅毕此一故事后,我们是否也倾向坦承内在的愤怒情绪并且主动担负责任?我们是否也更有能力迎战深具压迫性的外在势力,以及由反客为主(掌控它们并让它们变得软弱无助)的过程中获得愉快的感受?

      习惯运用艾瑞克森教育故事的心理治疗师,极可能会发现在处理案情过程中的恐惧焦虑已不若往日那般严重,于是可以更加专注地应对眼前难题——协助个案变得更加开放,以及寻出合适的解决之道与新的行事标准。光是浏览故事大纲,就足以令心理治疗师深感自主、掌控与充满自信。而当他具体阅读或传述故事时,心理治疗师甚至可能自行陷入催眠状态(也许是因为他本身对艾瑞克森萌生的相关联想,或是故事内容所具有的【催眠效应】所致)。处于如此催眠状态中,心理治疗师不仅不再那般焦虑;也可能对自身潜意识的相关联想更加开放。如此一来,势必更有能力协助个案削除自身焦虑、探索内在潜力,以及发现应对情景的不同方式。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