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瓦解痛苦之身

    作者: 艾克哈特·托利 更新时间: 2017-4-18 11:07:19 来源: 哦·灵魂网 【字号: 】 浏览
      爱是本体的一种状态。

      你的爱不假外求,它深植于你的内在。

      你无法失去它,它也不会离开你。

      它无须依附他人,也无须依附其他外在形式。

      让呼吸带你进入身体之中。

      人类绝大多数的苦难都是不必要的。它们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因为未受观测的心智(unobserved mind)在掌控你的人生。你现在所创造的痛苦,总是来自对当下如是(what is)某种形式的不接受、某种形式的无意识抗拒。

      在思想的层次,抗拒是某种形式的批判;在情绪的层次,它是某种形式的负面性。痛苦的强度取决于抗拒当下时刻的程度,而抗拒当下的程度又取决于你与心智认同的程度,因为心智总是企图否定当下,并从中逃离。

      换句话说,你愈是认同自己的心智,就愈是受苦。或者可以这样说:你愈是可以尊重并接纳当下,就愈能从痛苦和受害之中解放出来,也就是从小我的心智中解脱。

      有些灵性教导指出所有的痛苦最终都是幻相,这是真的。问题是:这对你来说是真的吗?单凭信念并不能使它成真。你是否愿意一辈子都在经历痛苦,然后不停地告诉自己它只是幻相?这样做就能让你从痛苦中解脱吗?我们在这里关心的是你如何才能实践真理——也就是说,在你个人经验中验证“所有痛苦最终是幻相”这件事是真的。

      只要你与心智认同,痛苦就无可避免。也就是说,只要你是无意识的(从灵性的角度来说),你就无法避开痛苦。我在这里主要指的是情绪上的痛苦,这也是肉体痛苦和疾病的主要成因。怨怼、仇恨、自怜、愧疚、愤怒、沮丧、嫉妒等等,即使是最轻微的烦躁,都是各种不同形式的痛苦。每一种欢愉或情绪性的快感都隐含了痛苦的种子:与它不可分割的对立面,而这个对立面迟早会显化出来。

      任何曾经尝试用药物得到“快感”(high)的人都知道,那份“快感”最终会变成“消沉”(low),欢愉会变成某种形式的痛苦。很多人也从自身经验得知,一份亲密关系是多么容易又快速地从欢乐之源转为痛苦之源。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看,正负两极其实是铜板的两面,也都是我们每个人底层痛苦的一部分,而这个底层的痛苦与认同心智的小我意识状态密不可分。

      你的痛苦有两个层次:你现在所创造的痛苦,以及还存活在你心智和身体里的过往旧痛。

      只要你无法取用当下的力量,每一个你经历的情绪痛苦都会有一部分残留,继续在你之内存活。它会与过去残留下来、已然存在的旧痛合并,长住在你的心智和身体之内。当然,这包括了你童年时期所受的痛苦,这是你所诞生的这个世界的无意识造成的。

      这个累积的痛苦形成了一个占据你身体和心智的负面能量场。如果你把它视为一个看不见的实体,就离真相不远了。它就是情绪的痛苦之身。

      痛苦之身有两个存在的模式:静止的和活跃的。它可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都是静止的,但在一个极度不快乐的人之中,痛苦之身可能百分之百的时间都是活跃的。有人几乎完全经由他们的痛苦之身过活,也有人只会在某种特定状况,例如在亲密关系之中,或是在与过去的失落或遗弃、身体或情绪创伤等有关的状况中,才会经历到痛苦之身。

      任何事都可能触发痛苦之身,特别是当事情与你过去的痛苦模式呼应的时候。当痛苦之身准备好要从静止状态中苏醒时,即使一个念头或身边人一句无心之言都可能触动它。

      解除对痛苦之身的认同

      痛苦之身最怕你直接观察它,并看出它的真面目。当你去观察自己的痛苦之身,感受到它在你之内的能量场,并把你的注意力转入它时,那份认同就会瓦解。

      然后,一个更高向度的意识会进来,我称之为“临在”。你现在是痛苦之身的目击者或观察者了。这意味著它无法再藉由假装是你而利用你,同时也无法透过你而为它自己添薪加柴。你已经找到自己最深处的力量。


      有些痛苦之身会像个哭闹不休的孩子一样,非常令人讨厌,但相对来说比较无害。有些痛苦之身是很邪恶且具有破坏性的怪物——真正的恶魔。有些具有肢体暴力倾向,但更多是情绪的暴力。有些会攻击你周围或与你亲近的人,有些则会攻击你,也就是它们的宿主。在遭受痛苦之身攻击时,你对于自己生命的想法和感受就会变得极度负面,且自我毁灭。疾病和意外常常是这样产生的。有些痛苦之身还会驱使它们的宿主去自杀。

      有时你以为很了解某人,但突然之间,你面对的却是一只陌生、讨厌的怪物。这种情形第一次出现时,你可能会受到很大的惊吓。然而,在自己之内观察到痛苦之身,比在人家身上看到来得重要。

      注意自己内在任何不快乐的迹象,无论何种形式——这很可能就是正在苏醒的痛苦之身。它会以各种形式表现:恼怒、不耐烦、阴沉的心情、伤害别人的欲望、愤怒、暴怒、沮丧,或是在人际关系中制造戏码的冲动等等。在痛苦之身正要从静止期苏醒的那一刻,就要马上逮住它。

      就像每个存在的实体一样,痛苦之身也想继续生存,然而它只能藉由你无意识地认同它才能存活。当你这么做的时候,痛苦之身就扬升了,掌控你,成为你,然后经由你而存活。

      痛苦之身需要透过你获取“食物”。它以任何与它特定频率共振的经验、任何可以进一步制造痛苦的事物为食,无论是何种形式:愤怒、破坏、仇恨、悲伤、情绪戏码、暴力,甚至疾病。当痛苦之身掌控你之后,就会在你的生活中制造一个情境,反映出它的能量频率,好喂养它自己。痛苦只能以痛苦为食,它无法享用喜悦,喜悦对它来说难以消化。

      一旦痛苦之身掌控了你,你就想要更多痛苦。你会成为受害者或迫害者。你不是想要加诸痛苦在他人身上,就是想要受苦,或两者皆是——这两者其实没有太大差别。当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会极力声称自己并不想要痛苦。但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你的思考和行为都是在让自己和他人持续受苦。如果你真的意识到这一点,这个模式就会瓦解,因为想要更多痛苦的行为是疯狂的,而没有人会有意识地做出疯狂的行为。

      痛苦之身是小我投射的黑色阴影,它其实很害怕你的意识之光,很害怕被逮到。痛苦之身的存活取决于你无意识地与它认同,还有你无意识地害怕去面对在自己之内存活的痛苦。但如果你不面对痛苦、不把意识之光带入痛苦中,你就会被迫一而再、再而三地经历痛苦。

      痛苦之身对你来说也许像个危险的怪物,你甚至不敢正视它,但我可以保证,它只是一个脆弱的幻影,无法对抗你临在的力量。

      当你成为观察者并开始解除认同时,痛苦之身还是会运作一段时间,而且会试著拐骗你再度与它认同。虽然你不再经由认同而赋予它能量了,痛苦之身还是有一定的动能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运作,就像一个旋转的车轮,就算失去动力,还会持续转一阵子才会停下来。在这个阶段,它也许还会造成一些身体不同部位的疼痛和不适,但是不会持续太久。

      保持临在,保持有意识,时时警觉地守护自己的内在空间。你必须有足够的临在才能直接观察到痛苦之身,并感受它的能量,这样它就无法控制你的思想了。

      一旦你的思维方式和痛苦之身的能量场一致,你就会与它认同,并且再度用你的思想来喂养它。比方说,如果愤怒是你痛苦之身主要的能量振动频率,而你有一些愤怒的念头,老是想著别人对你做了什么或你将对他做些什么,那么你已经进入无意识状态,痛苦之身已经变成“你”了。所以每当愤怒产生,底下都埋藏了痛苦。

      或者当一个抑郁的情绪来临时,你开始进入负面的思维模式,觉得你的生活糟透了,这时你的思考已经与痛苦之身一致,对痛苦之身的攻击就会变得浑然不觉且脆弱不堪。

      我在这里所说的“无意识”,指的是认同于某种心理或情绪上的模式。它意味著观察者完全缺席。

      将受苦转化为意识

      持续且有意识的关注,可以切断痛苦之身和你思考过程的连结,进而促成转化。这就好像痛苦成了你意识火焰的燃料,因此让意识之火燃烧得更加旺盛。

      这是古代炼金术的奥秘:贱金属转化成黄金,受苦转化为意识。内在的分裂被疗愈,你再度变得完整。在此之后,你的责任就是不再制造更多痛苦。

      将注意力聚集在你内在的感受上,认出那就是痛苦之身,并接受它存在的事实。不要思考它——别让感受变成思考,不要批判或分析,不要从痛苦之身寻找你的身份认同(自我感)。保持临在,持续地观察在你之内发生的事。

      你不但要觉察情绪的痛苦,也要觉知到那个观察者——静默的旁观者。这就是当下的力量,你自身意识临在的力量。接下来就静观其变了。

      小我对痛苦之身的认同

      我刚才描述的过程可以说是强而有力且影响深远,但却非常简单,连孩子都可以学,希望有一天这会成为孩子在学校里学到的前几件事之一。一旦你透过自身经验了解到保持临在的基本原理(临在就是去观察内在发生的事),你就拥有最强大的转化工具,可以运用自如了。

      这并不是要否认你可能遭遇到强烈的内在抗拒——抗拒从你的痛苦中撤离。

      (按:原文作)

      特别是如果你大半生都密切认同你情绪的痛苦之身,而且投注了全部或大部分的自我感在其中的话,这种抗拒就会发生。这意味著你从痛苦之身制造了一个不快乐的自己,并且相信这个心智建构出来的幻相就是真正的你(who you are)。在这种情况下,无意识地害怕失去自己的身份认同会创造出强烈的抗拒,抗拒撤离这份认同。换句话说,你宁可停留在痛苦中——成为痛苦之身——也不愿冒著失去熟悉的、不快乐的自己的风险,纵身投入未知。

      观察你内在的抗拒,观察自己对痛苦的执著,保持高度的警觉。观察你从不快乐当中衍生出来的奇特乐趣,观察你想要谈论或思考它的强迫性冲动。如果你意识到它,这份抗拒就会消失。(⊙要么一声不发,要么拥有强烈的表达欲望,甚至成为一种冲动。)

      接下来,你才能把注意力融入痛苦之身,在那儿以观察者的身份临在,因而启动了痛苦之身的转化过程。

      能这么做的只有你自己,没有其他人可以代劳。但如果你够幸运,找到高度有意识的人,而且跟他们在一直,加入他们的临在状态,会非常有帮助,而且会加速转化的过程。这样一来,你的意识之光就会快速增长茁壮。

      当一块刚要开始的木柴与正在炽热燃烧的木柴放在一起,过一会儿即使它们再度分开,第一块木柴会烧得比之前更厉害,毕竟火是一样的。灵性老师的功用之一就是做这块炽热燃烧的木柴。有些心理治疗师也可以尽到同样功能,只要他们在治疗的时候,能够超越心理层次,并创造、维持高度的意识临在状态。

      首先要记住的是:只要你从痛苦之中制造自己的身份认同,就无法从痛苦中解脱;只要你把部分的自我感投注到情绪的痛苦之中,就会无意识地抗拒或破坏任何治愈那个伤痛的企图。

      为什么呢?很简单,因为痛苦已经成为你的主要部分了,而你想要让自己保持完整。这是个无意识的过程,唯一可以克服的方法就是意识到这个过程。

      你临在的力量

      突然间发现自己一直执著于自己的痛苦,这份了悟可能相当令人惊讶。但在你了悟的那一刻,就已经打破那份执著了。

      痛苦之身是一个能量场,几乎像个实体,暂时居住在你的内在空间中。它是被困住的生命能量,已经停止流动了。

      当然,痛苦之身是因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而存在,它是存活在你之内的过去,而如果你认同它,就是认同过去。一个受害者的身份认同就是相信过去比当下更有力,但这与事实相反。你相信其他人以及他们对你所做的事,应该为你现在的样貌负责,也该为你的情绪痛苦或你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负责。

      事实上,唯一存在的力量,是隐含在当下这一刻的——就是你临在的力量。一旦你了解这点,你也会了解到你要为你此刻的内在空间负责——这不是其他人的责任——而过去是永远无法战胜当下的力量的。

      无意识创造了痛苦之身,而意识将它转化成意识本身。圣保罗优美地表达了这个宇宙真理:“在光芒照耀下,万物无所遁形;而在光中显现出来的,都将成为光。”

      正如同你无法与黑暗抗争,你也无法与痛苦之身战斗。尝试这么做只会创造内在的冲突,也会带来更多的痛苦。观察它就足够了。“观察它“意味著在当下那一刻,视它为本然的一部分而接纳它。
  • 上一篇: 瓦解无意识
  • 下一篇: 无常和生命周期
  •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