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斯蒂芬·吉利根:催眠笔记(一)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7/8/16 12:06:31 来源: 字号: 】 浏览
      Stephen Gilligan博士,是美国传奇催眠大师米尔顿·埃里克森的弟子,一个会把注意力似乎随时能全部放在你身上的老师,而同时又非常放松,没有一点刻意的东西。

      一、潜意识(这可以理解为我们内在最深处的灵性)会给你资源,但必须邀请它来。

      一起吃下午茶,和它一起联结,一起起舞,一起对话,让这个深的、未成形的能量成为有价值的东西,对你对社会也有帮助。

      在治疗师与个案的场域中,潜意识不受批判,不受到暴力的抵触,可以被安全接纳,完全进入人的世界。我们研究的就是,怎样给一个安全的环境,以正面的方式和它连接。

      二、潜意识是一条充满创意的河流。试图让这条河流自然流过,以前我们建过水坝,思考就是水坝。思考和医学上的便秘是一样的。

      当我们有压力的去想事情时,就是在河流中建水坝。

      学习催眠,就是学习没有肌肉压力的情况下去思考,想像并允许一条河流通过,有创意的催眠并不只是放松,让自己倒下去,这充其量只是低层次催眠,所以我们要找到深度专注和全然放松并存的和谐关系,这就是创意催眠。

      三、学员提问和解答

      问题一:她(个案)想放松,但卡住了,很闷,要哈气。

      解答一:埃里克森的催眠要接纳一切现象,深信一切存在都有道理。她有压力,这比较常见,有一样东西阻碍了,它有它的道理可循。但先不要问我,我总是最后发现道理所在,但我相信一定能发现这个道理。接下来的事情是,我们怎么发现问题,并允许河流流动。

      要跟内在的存在说,你带来这么多的力量,我很高兴你能来,welcome,我很高兴认识你。

      要去欢迎它,必须产生一个更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跟它同在,但不是和它认同。

      你的双手失去了注意力,这是现象,而现象不是问题,问题是解决方式,是现象出现时你做了什么,当你说“Shit, I’m beat”,这就成了问题,但如果说“welcome”,这就跳了出来,而营造了一个更大的觉知空间。

      催眠的主要作用是不拿注意力喂养“问题”,而是把注意力拿走,并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

      问题二:我(男)没有沉进去,脑子里有很多想法,但比较安宁

      解答二:有些个案想努力和催眠者保持一致,他想跟著催眠师走,而不是关照自己的内心,就好象要做一个乖宝宝。你必须听从自己,去觉知你的内在,生生不息的、有创意的催眠才可以发生。

      荣格说过,你生命的前半辈子或许属于别人,活在别人的认为里,那把后半辈子还给你自己,去追随你内在的声音。埃里克森经常会讲,你可以把我的声音翻译成你的声音,我说爬一座山,而你是看到一条河,那允许它;我说你要进入小河,而你看到的是大海,允许它……

      催眠师设计的语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提供一个场域,在这个空间内,催眠师和个案各自表达自己的意义,而他们的潜意识交融,这就是爱。

      问题三:我(男)学过催眠,但和老师你说的不一样,我混乱了,我设了一个目标“合一的喜悦”。一说放松,就恍惚了;一说专注,我又把自己拉回来……

      你说一个注意力的三角,我做到了,但没达到合一的喜悦

      解答三:很好,你的经历就是这样子。你在路上,一切ok,不用催眠,就照你平时的做,但你发觉,平常的状态我不满意,我很累,我觉得卡住了,很无聊,一直改变不了一件事情,想要一个正面表现但一直达不到。当你平时的方式做不到时,用B计划。这时用另外一个自我来引导,这就是催眠。

      找一个小空间,这时我不需要考虑别人,在别人看来我应该怎么做,而是回到自己的内在,沉下来,有很多方式可以做到这一点。

      每一个人都有一些小技巧,让自己静下来,然后问自己,我要什么,也许是完全开放,我想自己接纳更多创意;也许是我想在身体里产生痊愈的能力,然后做法是转移注意力,最终让另外一个自我流动。

      打开,让它发生,但要保持一个很好的中正状态,让有智慧的东西流动,你只须关照你的目标——我想要去痊愈,而这力量咨询师没有,关键是让有智慧的灵性流动。

      至于该出现什么,我想不到,而是它自己发生了。埃里克森没有期待摘苹果的画面,是它自己从潜意识中涌出。

      要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请你(潜意识)教我。请你教我了解你,请你教我你的方式。作为一个催眠师,你不了解会发生什么,所以不断说“教我”。

      四、要与这个意识(当时外面暴雨、闪电和炸雷,且不时断电)合一,而这取决于你的身体状态是怎样的。

      有时,你挣扎,拒绝一些东西,这时我们工作的重点是身体状况,先去产生一个正面的身体状况,再请这份挣扎回来。

      催眠师先让个案产生和维持好的身体状态,催眠就从这一点开始。所以我们常说“花点时间,和身体连接起来”,一旦发现身体是封闭著的,就要干预。

      有些东西闯进来的时候,有人会对峙或逃跑。譬如你觉得“思考产生了,这不好,所以我要抗拒”,而你越抗拒,你越是给予它成长,注意力就是思考成长的养料。当逃跑时,暂时会好一些,但这最终的结果是逃离自己的内心。

      这时一个通行的原则是,想办法和它起舞,通过和它共舞让它转变,这是埃里克森的做法,无论发生什么,都接纳它,和它一起流动。所以这里无论出现什么,都是允许的、安全的。

      接下来,你们要做一个练习“能量的联结”,对个案说“你可以进入一个深深的催眠”。这样做之前,作为催眠师,你先和自己连结,再和个案连接,“他可以透过你的身体呼吸”,让你和个案的连接左右一切,引导一切。一定是身体的连接,意识或思维是不能连接的,意识和思维是孤独的片段,它会四处乱跑。

      有一个自我在任何人心里都是健康的,有些人很容易找出来,有些人没那么容易,但只要知道你找到是什么,就可以。

      你在开始探讨任何事情之前,必须保持与这个痊愈的自我的连接。只有在感觉到连接后,才可以讲话。如果你感觉这个连接越来越远,就要重新开始。

      无论任何能量进来,和它融合,要有一种好奇心,而不是抗拒和评判。

      有一个埃里克森的故事: 一个精神病院的病房有一个“耶稣”,别人都抗拒这现象,和他说:“你不是耶稣。”“耶稣”便会说:“我祝福你,请你不要犯罪。”

      埃里克森来了,他接受“耶稣”,说:“耶稣,你是木匠吗?”

      “耶稣”说:“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木匠。” 埃里克森说:“有一个病房需要木匠,你能去帮忙吗?耶稣是博爱的。”

      “耶稣”来到了这个病房,他的确有一手很漂亮的木匠活,而在和别人一起工作的环境中,他逐渐开始从“我是耶稣”的自我催眠中脱离出来了。

      要去改变一个东西,经典办法是不去改变它,而接纳它。一个人越固执,越不要试图改变它,否则它会产生一种反作用力,而接纳它,就会找到一个共同点著力点。

      达到这一点点基础是,先创造一个好奇的、容纳的关系。

      当卡在某个地方时,一定发生了什么,譬如你可能一直在念“坏了”或“这个人这样想不对”,而在埃里克森看来,个案没有阻抗,只有治疗师有抗拒,所以治疗师要考虑,怎样去接受个案。在现象的背后,找到人性的萌芽,并去扶持它,而不是试图消灭这个现象。(你试图消灭它,是你认为它是坏的,但每个现象最初产生的时候,都是灵性在保护个案的结果)

      五、学员提问和解答

      问题一:你不开口,我(男)的注意力很好;你一开口,我就会想像,你的一切,譬如你练合气道时的样子(Gilligan老师多年来一直在向一个日本女老师学合气道)。

      解答一:这是有创意的一部分。你的意图展开时,有一个东西是稳定的----这个单一的意念的一点,但你的意识有无限方式可以思考。试著允许意识做它想做的事情,同时试著找到那个单一的点。

      问题二:我对我的个案有些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办。

      解答二:如果抵触,就不要非和他连结。我妈妈以前常讲,你不需要喜欢任何人,但你可以爱所有人。埃里克森说,你要做催眠,就必须打破常规,放弃面具,有些人的面具是“我很坏,我喜欢我坏”,而我们要沉入这个面具之下的东西,“除了这个面具外,你还是谁?”

      我们很容易被对方的“社交面具”所催眠,而你要和面具之下的人连接。当你这么做时,你会突然之间有亲切感,你会感受到他自出生来一直有的灵性,你明白,我是在和这个深具灵性的人工作。

      你发现自己不喜欢一个人或怕一个人,你是被对方的面具所催眠了。但这并不是他们真正的自我 这时,你需要先找到自己的面具以下的“我”,然后找到对方的真我。

      六、你的内在有一个光明体,比一切更亮更核心。因为这个内在,你可以有三种态度,或者说三种能量:

      1)温柔的态度。轻柔地、包容地去接触对方,说“that’s ok”,就好像抚摸你的猫狗,带著爱与尊敬,带著一种无所不包的温柔。

      2)好奇的态度。顽皮的、轻巧的、灵活的,一点都不沉重,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有信任之上的好奇。允许自己去试验,去保持灵活度。埃里克森说,你没有去玩,就没有新意。

      3)专注的态度。全然投入,全然专注,知道,这里有无比重要的事情,值得我们肃然起敬,值得我们全神贯注,完全投入。以最正面的方式说,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一回事。

      好的音乐,这三种能量都有。好的催眠,这三种能量都有。

      七、把问题保持在一个清澈的水池中,看看有没有一朵莲花从水中绽放。

      大多数人保持不了3秒,就开始思考了,你给自己催眠时,能否只是保持一个好奇的心态,让灵性的河流自然流动。

      我和埃里克森有一段对话:

      埃里克森说:“治疗最好时,既在催眠中,也在催眠外。”

      我问:你怎样用催眠?

      埃里克森说:当我想知道一个答案时

      我问:你最快乐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埃里克森说:我的学生(等待被埃里克森催眠者)说,我不知道……这时我知道,可以进入催眠了。

      我问:怎么做呢?

      埃里克森回答:开始注意每一个细节。我可以感觉所有的细节,一种很可怕的专注,非常舒服,一种完全深度的专注。

      所以,任何一个人,当你想进入一种催眠状态,不是昏睡,而是一个完全苏醒的状态,就需要有一种可怕的专注,同时又很可怕的放松。

      生生不息的催眠,与被别人的意志所诱导的催眠是不一样。

      当你结婚时,当你有孩子时,当你第一次遇到婚姻中的挑战时,或者,当你遇到任何挑战时,你都可能会去意识中寻找办法,但意识只知道怎么去塑造过去的历史,带你去你曾去过的地方,但不能帮助你进入新的未知空间。

      八、学员提问和解答

      问题一:我平静不下来,这让我难受

      解答一:你想要一个结果,跟事实发生的不一样。这时,要尊重事实发生的事情,接纳它,如果试图覆盖它,是做不到的。

      当你说“我想要放松”时,这句话就有东西卡住了。大部分人想,我进入一个催眠状态,一切就OK了,所以对催眠状态很渴望,这渴望成了阻碍。希望你有好奇的心去看待它。

      在读大学时,埃里克森去一个工厂,对工头说:“也许你觉得我很怪,我是一个大学生,正在研究在一个嘈杂的环境下睡觉,你介意我去你们工厂的一个角落睡觉吗?我有自己的睡袋。”

      工头答应了他,到了一个角落后,他将自己交给潜意识,好奇地看它怎么样指引自己找到睡眠的路,而潜意识总能做到。

      我认识他时,他的身体已严重瘫痪,每天必须先做4~5个小时的疼痛管理才能做事。他有很多办法,但常常都没有用。痛苦常让他半夜中醒来,而最有效的技术是,开始完全专注,完全针对所有感官上的专注。

      有这份专注后,当你完全去注意的时候,就很好奇一切最细微的变化,你不会知道下一个小变化会是什么,会在哪里。这就是催眠的好奇心。

      当卡住后该怎么处理呢?I don’t know,太好了,我真的不知道!(当你确信自己不知道时,意识就移走了,催眠就要发生了,所以“无知”或“我不知道”从来不是大师们的自谦。)

      在每个人的中心,有一个很美的内在。想象一个胆小的孩子,你接近他,他躲在爸爸背后,你对说“come on, come on”,他会躲,偶尔看你一眼,你也和他做同样的事,他开始愿意接近你。

      对于卡住的内心,也要采取这态度。把卡住的部分,不当成是“我的”,而去转移成“它”的第三人称。在我内在,我相信它的道理存在,我怎么样去接触这个存在?

      “它”有它需要的空间。我们邀请“它”背后的本真引导我们。请“它”引领你找它的“领导”。不要有任何期待,但要防备任何事情的发生。

      有技巧地去处理任何事情,同时和自己保持连接。每个人都拥有解决自己一切问题的资源。

      九、你不知道答案,我不知道答案,但潜意识知道,灵性知道。

      在催眠中,遇到“是或不是”的问题,一切答案是“是”!所有我讲话的元素都他给我的,你可以利用这些元素做一顿大餐,就像一锅汤,而锅里的料就是他提供的元素,你帮他把它们倒入锅中,但这个锅会起什么反应,你不知道,你交给潜意识就可以了,你并不需要去“理解”这份景象。

      十、学员问题和解答

      问题一:催眠中出现的意象和我设想的意象不一样

      解答一:当我们说,我不知道的时候,就会进入潜意识。

      问题二:催眠中,他的头扬了起来,他放不下来,而且不舒服,我不明白该怎么做。

      解答二:这两个可能。一,他难以进入催眠,或进入后感觉不好。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就回来。另一种可能是,催眠外和催眠内是两种极端表现,催眠外很活跃,催眠内晕晕入睡似的,这时要达到适度的平衡,可以顺著他的感觉,否则就可能越来越不平衡。关键是找到一个平衡点,让它们共同存在。有时候,可能马上就发生了,有时,你可能需要耐心。

      需要注意的是,潜意识一直平衡自我的不平衡。

      我一个个案,来自豪族,家规是永远都要活跃,家族成员多很成功,但都是工作狂,永远不可以游手好闲,家族的度假都是运动会。譬如一次马球比赛,96岁的祖父从马上倒下来心脏病发作,而妈妈还说:“起来,不要偷懒。”

      在这种家族,你的潜意识一定在说“你很累,需要休息”。她一病,就躺在地上不能动,而这是对自我的平衡。意识非要动,潜意识就要不动,这就是你要尊重的平衡。这为什么非得是症状,而不是资源呢?这个家族没有谁会说,这很美,我看得见你的需求,你可以完全放松。大家都说,你太糟糕了,而作为催眠师,我对她说,你可以,这很好,我接纳。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