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斯蒂芬·吉利根:催眠笔记(二)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7/8/17 12:16:33 来源: 字号: 】 浏览
      十一、我们有三个智慧,小孩子这三部分是合一的,所以我们喜欢和他们玩

      1)身体的智慧。它一直在运作,最多只是和意识分离而已,健康和快乐都和身体有关。

      在西方神话中,英雄之旅有三个阶段:一,活在花园里,只是和神奇的环境连在一起,会有很好的2~3年;二,被放逐在沙漠里,体制的教育会发生在他身上,被教育要用头脑想,抽离的教育开始,在神话里这会是40年,占了生命的一半,也许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就离开花园了,因为妈妈说“我不想要你”,小小的灵性没有办法在花园里打开,也许在1岁,也许在2岁,但每一个人的一生一定会经过被放逐,但这也不完全是坏事,因为会学会很多生存技巧,只是分别心逐渐压过了合一的美;三,越发感受到要回到花园的使命感,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在召唤你。

      催眠中,我们带他们回到花园,第一个家在他们身体里,你的第一家在你身体环绕的能量里。每当你真的需要回家,你的身体值得信任,你可以聆听,可以和它做朋友,这是第一个智慧的意思。

      2)认知的智慧,也即自我结构。这种智慧中,我和其他事物是分开的,独立的,这也是人类一切问题的来源,即巴别塔。我们必须找到第一个智慧和第二个智慧的关联,如果认知度智慧能和身体相通,就是和谐的,这一定是非常令人称羡的。如果切断了,认知的智慧就会左右我们,而身体的智慧就被忽略了,几乎所有人都发生过这种事情。

      3)场域的智慧。这是你之外的智慧,你与其他事物的关系中所围绕著的智慧,不论你怎么想,永远有一个比你更伟大的存在。你的想像是无限的,但这个更大的存在更无限。

      试著去接纳这三个智慧,达到三个智慧的统一。最初可以探讨的是,怎样和身体的智慧取得连接,如果没有和身体取得连接,身体会痛,而头脑则会一直在矛盾中思考。

      一个人进入催眠后,就不在意你说什么话。一个很棒的催眠是一个很温暖的环绕,一个很温暖的场域,让个案觉得安全,有趣,自在,一切事情可以很自然流动。

      当智慧与身体取得联系时,就会有这样的结果。相应的,做催眠时最大的障碍是,催眠师太注重技巧,而没有建立非语言的连接。

      催眠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个案此刻完全自由,意识没有受限,完全追随我的潜意识。催眠师要常说:“你可以完全追随你的潜意识。”催眠师也在追随自己的潜意识,并把你自己的身体智慧和个案的身体智慧相连接,这就营造了一个和谐的场域。

      要和个案的心跳合拍,这就是催眠的节奏。

      需要注意的是,催眠师在开口讲话前,自己先静下来,先感受自己,与自己的身体取得连接,再感受个案的身体。

      就像在意识和潜意识之间建立一个秋千,也像是一场风暴,游荡在两颗树之间,人、上百万的昆虫,乃至行走在天空中的星星、月亮、天、地、水和火,一切都可以在这个空间流动……

      十二、 先念一首诗(每次上课前,Gilligan老师都会以一首诗开始),诗的作者是一位100岁的现代舞老师:

      有一个活力,一种生命力,透过你的一种活跃

      在所有的时间里,只有一个你,所以这种表达是独特的

      如果你把它封闭,它永远不会在任何媒介存在

      同时,它不由你决定,而只由你确定,你该怎样保持这个管道的畅通

      今天,请大家继续保持这个管道的畅通。所有催眠的技术不管多复杂,都是为了碰触它,那个存在。这是原初的智慧,通由它,“我”和万物链接。

      第二个智慧是有意识的智慧,它是潜意识的显化,是帮助潜意识进入我们所在的时间、空间和社会,我们的意识的主要工作,是要当一个水桶,请潜意识到来,而不是当老板。

      可惜的是,只要我们给有意识一点权力,它就会像政治家一样,想保持这个权力。

      意识会觉得自己很伟大,但这只是自我的幻想,生命一定会告诉它,并不是这样。

      自我(即身份感)被颠覆时,也许你很忧郁,也许你很痛苦,也许你发现自己无法再顺利地进行工作,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这样的时刻。譬如你发现没有办法和孩子沟通,和爱人有了距离感……然而,当你的意识搞不定的时候,这是一个契机,你的潜意识可以搞定,你可以回到原来的智慧,你可以跟你的潜意识重新连接,如果你多练习和潜意识链接,你会更快乐。

      但不要把催眠当成万灵丹,很多人在催眠时,好像就等著一句话,然后所有问题烟消云散,这是孩子的幻想。不过,如果我们每天练习一点点,以很诚恳的态度,那么这些练习会让你快乐,这些和深层自我的连接会让你快乐,让你更健康。

      如果你学到让有意识的我和潜意识连接起来,你会睡得更好,更有精力,身体也比较轻松。

      但不要期待万灵丹,再伟大的老师也没有魔法棒,挥舞一下,以后你们就长命百岁。你们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一些练习,做的越多越好,越少就越差。

      一个钢琴家说过,如果一天不练习,我会有感觉;两天不练习,评论家会知道;三天不练习,听众会知道。

      人类的神经系统,真是一块神器,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先进的工具。拿著它,你可以做什么?你想怎样演奏,怎样练习,你有没有办法创造出音乐?我们不是学习控制程序,而只是练习演奏它,怎样调音,怎样拨出不同的音符,怎样碰触到那个伟大的存在,臣服于它。

      这是你的选择!

      十三、 提问和解答

      问题一:在刚才的能量球练习(一个很简单的练习,气功中有,就是感受两手间的气场,像一个球)中,我看到了金色的能量球,这种感觉非常美妙,我和它融为一体,和那背后的蓝天融为一体。

      解答一:你的场域开启了,这是场的智慧。在思考之前,在身体之前,先有第一个智慧。在这方面,我14岁的女儿是我的老师,她一直是充满爱的存在。

      自我意识是我们戏剧人生的源头,这在佛教里叫轮回。自我意识制造了一系列无止境的戏剧,我们会陷在里面,一个戏剧接著一个戏剧。我在中国看电视时发现都是连续剧,噢,这有共同点逻辑,我爱你,我恨你;我远离你,我又离不开你……一日复一日,喜剧无极限。这也是人生很美的地方,只要不是卡在戏剧中。

      我们试著和超越连续剧的另外一个智慧连接,但不要执著。我手里有磁力是生命的解答,打开一个空间,但只是一个小方法。不要因指望月,手指只是一个工具,不要因此而执著于手指。月亮就是这个智慧,手指就是自我。

      提问二:你们有没有无比喜悦的时刻。

      回答二:一段时间我(女)没有工作,早上我想练瑜伽,但没感觉,于是跳舞,我喜欢跳舞,那时我渴望来一段双人舞,但没有别人,我隐约有点失望,但我突然感到,也许内在的那个我自己可以和我一起流动……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深刻地体验到,我和那个内在的我可以融合。

      诠释二:很好的故事,和自己跳舞,和内在的自己、身体的自己跳舞,这带来了极大的喜悦。

      有趣的是,这些全然喜悦的时刻都是不花钱的,很便宜,为什么不去享受这一切?如果各位都体会到这一点,消费经济就会瓦解。

      我最快乐的是,我在读一本好书,我问自己,我能不能从书中听到作者的声音,我听到了,那时能量场围绕著周围,这时有无比的喜悦。

      这种时刻,你的意识到哪去了?那个想掌控一切的意识到哪里去了。

      对于场域来说,让你和身体最深的地方连接,你自己在哪里停止?你自己的界限在哪里?

      界限没有了,而你感觉自己在里面。这就是那个场域,合一的境界,让你和一切连接起来,让你享有一个有创造力的生命。

      如果你只能和你的“需要”链接,你就是神经病了。

      连续剧里有一个重点——“我在这里,这是我”,而在场域中,“我和一切连接在一切”

      所以这只是一个小练习,能量球只是一个小练习。流动是在能量很高的时候自然发生的,这时你不需要著力。

      有人说,我可以达到这种喜悦的状态,如果大家都爱我。但当有人说,我不喜欢你,你还能不能找到这种状态呢?你当然可以,你随时都可以找到一个最佳状态,这是催眠,可以处理这种不喜欢,可以在这种情景中找到和一切连接的感觉。

      不管生命给我什么,我都可以去处理。但不要问“我”怎么做,不要问意识怎么做,那我不知道,但我自信,如果我听从潜意识,能顺从这个能量,喜悦的流动自然会发生。

      我有时候喜欢给我的个案说:慢慢来,不要急著处理现在的问题,因为下一个更严重。假若你活著就是为了解决问题,那么一旦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生命会说,还有更大的问题呢。

      但只要你知道怎样回到这种状态,在任何状态下都可以回来,方法就是去调整自己的神经系统,微调它,调到另外一个层次。

      一个音乐家,别人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个演唱会会很棒?”他回答:“前两首总是要微调它,先微调设备,再微调你的呼吸,你的身体,你的姿势。”

      如果你没准备好,生命就只能是一个大问题接著一个大问题。

      同时,无论多么喜悦的状态,“我”仍然存在。我们那个女学员,每当要打开一个很大的空间,就要碰到很多东西,这时她觉得“我”是男身,活了几百年了。

      犹太教有一个故事,一个神父喜欢穿一件黑外套,手一直放在口袋里,他口袋里拿著两个纸条,一个写著“我是一切,我是神圣的”,另一个写著“我只是一粒灰,尘归尘,土归土。”

      在某一个层次上,我是伟大的,我是海。但如果只停留在这个层面上,你就很麻烦了。你同时还在另一个层次上,我是我,我是Gilligan。

      哪一个层面更深刻呢?两个都是。

      处于那种状态时,她很兴奋。我问她,“你几岁?”她回答:我几百岁了。

      我继续问,现在你几岁?你的身份证上是几岁?

      她回答说:我XX岁(为保密不说具体年龄)。

      这个时候有一种不平衡,这一端,我是一切,而另外一端,和自己的连接不够。现在要连接,这个XX岁的我有什么。我可以感受到无限,但我还是我。

      但这两个我相互钩在一起,这就是催眠。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