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我们究竟是谁?

    作者: 存然 更新时间: 2017-11-30 18:19:13 来源: 新浪博客字号: 】 浏览
      上个世纪初,在日本留学的一位中国人,如果他在课堂上没有看见那张幻灯片:一个中国人被绑在中间,将要被处死,外面有一大群人在围观赏鉴这一盛举,而这些人同样是中国人。那么,这位留学生将继续他的医学事业,从而近代文学史上就不会出现《狂人日记》、《阿Q正传》。对于鲁迅,在大多数人的世界里,他已经和他的作品完全合一,看到鲁迅就自然想到阿Q,想到刘和珍君,想到孔乙己。很难想象,没有了他笔下的这些人物,没有了他的本本着作,鲁迅是谁?

      1898年,北京城万人空巷,菜市口观者如云,戊戌六君子热血喷洒,与此同时,有一位25岁的年轻人得以逃离流亡日本,他这一生都是在实践自己的救国梦想。这位年轻人在民国初年组成进步党,模仿美国的两党制与国民党在国会中抗衡;1916年袁世凯称帝,他与蔡锷策划武力倒袁;1917年张勋复辟,他请出段祺瑞誓师讨张,他这一生一直与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很难想象,没有了张勋、没有了袁世凯、没有了戊戌六君子、没有了光绪乃至于没有了慈禧太后,这位梁启超又是谁?

      甲午海战中国失败那年,有个男孩子出生在闽南一个乡村牧师的家庭里,从小学到大学,他一直在教会学校里读书,而后又去德国莱比锡大学拿了博士学位,1935年在庐山避暑,恰逢美国朋友赛珍珠邀约,而以优雅的英文撰写了《吾国与吾民》,从此在英语世界名声大噪。后来又陆续撰写了《生活的艺术》、《京华烟云》等三十多部英文作品,从而让西方世界更多的了解了他眼中的中国文化。这位一生都致力于“对中国人讲西洋文化,对西洋人讲中国文化”的林语堂先生,如果他没有出生在那样一个牧师家庭,没有就读教会学校,没有远涉重洋周游列国,很难想象,这样的林语堂又会是谁?

      “这是XX公司的侯总”,“这是XX中学的刘老师”,“这是XX设计院的秦处长”,“这是XX寺院的首座”,“这是前院王大妈家的小儿子”??,我们都是这样被介绍的,我们也是这样介绍别人,而这样被介绍的背后,都有着一段段的故事,我们活在了这些故事中,我们认为故事中的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我们也认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关于他的那些故事。那些故事已经成为了彼此的一切,找不到更多的其他。

      我们一生有不同的身份,每一个身份都有不同的见证人,他们陪伴着我们共同成长,陪着我们一起经历那段或激情燃烧或平淡如水的生命,看见他们,我们就忆起我们是谁。见到黑暗沉闷的死寂就知道自己是偏执的呐喊;见到湘江独立的才子就知道自己是在水一方的佳人;见到割疆裂土的铁蹄就知道自己是马革裹尸的死士;见到童真赤子的欢笑就知道自己是满怀慈爱的长者;见到昔日同窗,那段青春年少激昂澎湃就在眼前跳动。我们就是这样活在一个个彼此相互建立的身份中,活在彼此见证的故事中,因着你的存在,我才发现我之存在的样子。我们在这些故事中的身份间来回切换,自如跳转,这种种故事中的不同身份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如果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这些一起走过的人,如果生命中从来没有发生这种种的悲喜大戏,那么我究竟是谁?而他又是谁?

      生生世世,我们就是这样一直变换着性别、变换着身份、变换着故事乃至于变换着生命的状态:或为人、或为天、或为飞禽、或为走兽乃至于成为鬼魅,一次次的头出头没,一次次的生来死去,这种种的角色究竟哪一个是我?每一世都在上演不同的故事,都在上演不同的情节,都怀揣着不同的绚丽梦想。究竟哪一段故事才是真的?究竟哪一个梦想才是我真实想要的?我究竟是谁?

      没有了我的角色、没有了我的故事、没有了陪伴我一起走过的那些生命、没有了我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没有了感知世界的这颗心、没有了这具身体、没有了这再再生灭如昙花般转瞬即逝的一切,我又是谁?

      我知道,死亡能带走的都不是真实的我。我若不能时时认出这一点,一定会认同对方就是面前这个身体,一定会认同对方就是我心中关于他的那段故事,一定会认同当下自己的角色,并以这个角色的狭隘视野为出发点,来批判这个世界,来批判面前这个人,并对这个世界和他人欲取欲求、改造拯救,彼此爱恨纠葛、攻击防卫,自此双方都被定了罪,自此双方都只能紧紧系缚缠绕,自此虚妄代替了真实,自心迷闷而枉受生死轮回。

      我是谁?你又是谁?

  • 上一篇: 我相信
  •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