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相学集存》:察质九征、八法、九成之说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8/7/28 18:50:01 来源: 字号: 】 浏览
       物之有体也则有其性,观形重在察性,切不可拘泥于口、耳、目、眉、鼻、额、手足、肩腹之间也。
     
      质者,人之本性也。质藏于形内,决定形的神韵风姿。凡人之质,中和最贵。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和之质必平淡无味,故能调成五才(忠、信、智、仁、勇),变化应节。其为人也,质素平淡,中睿外朗,筋劲植固,声清色怿,仪正容直。
      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先察其静,后察其动。聪明果敢之士“暗于玄虑”,沉思稳重之人“困于速捷”,二者之义,在阴阳之别也。
     
      一、刘邵在《人物志》中提出了观人察质的九大征象
     
      1、平陂之质在于神。观人之法,首在察“神”。神出自心灵本性,实难做假。神的平正偏邪,表示人之心性品质,神正则心正,神邪则心邪。神集中体现在面部,尤具于两眼。两眼明亮清澈,往往为人正派;昏暗晦涩,多属心地不纯。凶恶之人,目露凶光;仁爱之人,温和庄重;勇敢之人,炯炯有神;奸邪之人,闪烁不定;聪明之人,目光清和。
      2、明暗之实在于精。夫精者,身之本,气之表也。人以气为主,于内为精神,于外为气色。精充于内,则明朗敏慧,尽显“精明强干”之气慨。若精不充则外靡。所以,明朗晦暗,是精神气魄之显现。
      3、勇怯之势在于筋。《黄帝内经》云:肝主筋,其荣爪。筋膜的粗细,可别肝血之盈亏,筋骨莫藏,懦愚双得,不懦弱则愚鲁矣。“筋”显示一个人的气势,如果没有气势,唯唯诺诺,没有主见,不懦则愚。
      4、强弱之植在于骨。骨骼的坚脆,可析肾气之盛衰,乃人身体强弱之基。此处更体现在人之气质。身体清健,处事刚毅,堪称“硬汉子”,虽眼下时运不济,必有出头之日。若精神萎靡,办事拖沓,是难担大任的。
      5、躁静之决在于气。神以气为母,气清则神清,气浊则神浊,气清则静,气浊则躁。气清者,临事冷静,不急不暴,不乱不躁,“沉得住气”。气浊者,心性浮躁,遇事慌张,神不安而气不和,虽外静而内躁,神惊而内虚。
      6、惨怿之情在于色。人之情绪必显现于面,仁厚之人,必具温和恭顺之色;果敢之人,必具刚毅之色;稳重之人,必具豁达之色;睿智之人,必具明朗之色;巧诈之人,必具闪烁之色;临事之人,必带忧虑之色。等等。从面部颜色的变化,可观测其心理之变化。
      7、衰正之形在于仪。居移气,养移体。人的仪表是行为、习惯长期形成的,仪态或端庄大方、或威猛豪迈、或安祥、或邪顽、或卑下,衰正显露于形。从仪表可看出其气质及品德素养,亦可窥知其心理及精神状态。《诗经》云:人而无仪,不死何哉?
      8、态度之动在于容。此处之“容”,主要指气度。行止稳重,形态端庄,做事有章法,处变不惊,从容不迫、谨慎有节,威严有度,气度轩昂,必成大器。若畏畏琐琐,遇事慌乱,无事匆忙,心中无数,变化无常,则难有作为。
      9、缓急之状在于言。从语言可以判定其人之性格、情绪、学识、阅历。言为心声,神静则辞寡,神躁则辞多,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言语有秩序,语次不先起者为贵。凡言语无统绪,好揭人短处,自恃己长处,乃轻薄无形,众所共恶。是以君子之性通而不执,小人之性执而不通。
      从上述九个方面察看,《人物志》把人才分为兼德、兼才、偏才、依似、间杂五等。九征皆至,纯粹之德也,九征有违,偏杂之才。故而有兼德、兼才、偏才之别。兼德而至,谓之中庸,是圣人的标准,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兼才”者,以德为目;一至谓之偏才,九征得其一二,偏至之材,以材自名。一征谓之依似,有一征相似,似德非德,似能非能,归入乱德之类。一至一违,谓之间杂,心无定性,左右摇摆,乃无恒之人。依似、间杂,二者皆入末流,量才而用。
     
      二、郭林宗观人八法
     
      威者,相貌堂堂,神态庄严,不怒自威,如豪鹰搏物而百鸟自惊,猛虎投林而百兽自惧。主权势,有很强的决断力和行动力。
      厚者,风貌敦厚,礼让仁和,举止中正,雍容大度,量如沧海,器如百斛,引之不来,摇之不动,处巧若拙,处明若晦,处动若静。主福禄也,
      清者,精神翘秀,气质清纯,如昆山片玉,洒然高秀而无尘翳,仪表温雅,性格温和,头脑灵活,主贵也。清而不厚,近乎薄也。
      古者,形貌古朴,行为孤傲,性格内向,思维怪异,骨气岩峻。若部位相应,则为贵相。或浊而不清,近乎俗也。
      恶者,体貌凶顽,蛇鼠之形,豺狼之声,或性躁神惊,骨伤带破,心地狭窄,阴险粗暴,缺乏理智,主凶恶也。
      薄者,体貌孱弱,色昏不明,形气轻怯,神露不藏,如一叶之舟,浮重波之上,见者皆知其寒薄,性格内向,情绪不稳定,主贫夭。
      孤者,长相单瘦,形骨露也,项长肩缩,胸襟狭小,其坐如摇,其形如攫,行为孤僻,如水中独鹤,雨中鹭鸶,以自己为中心,难与人相处,主孤独也。
      俗者,形貌昏浊,举止粗鲁,如尘埃中之物,知识短浅,性格极易反复,主迍滞也。
     
      三、《月波洞中记》九成之术
     
      凡人受气怀胎,皆禀五行,得其偏者,形骨必俗,禀其粹者,神气必全。形有厚薄,故福有深浅;神有明暗,故识有智愚。虽吉凶贵贱,纷纶不齐,而神见于动作,形备于骨法,善恶有相,可得而知。今以精神、气色、才智、骨法次第考核,设九成之术以观之:一曰精神、二曰魂魄、三曰形貌、四曰气色、五曰动止、六曰行藏、七曰瞻视、八曰才智、九曰德行。凡精彩分明为一成,魂神慷慨为二成,形貌停稳为三成,气色明净为四成,动止安祥为五成,行藏合义为六成,瞻视澄正为七成,才智应速为八成,德行可法为九成。
      九成八成臣中尊,五成六成臣中臣,三成四成五品人,一成二成有微勋,有之不成不白身,无成无骨永沉沦。
     
      四、成和子以举止、言谈辨人之贵贱
     
      夫贵人之相,立如松,坐如钟,食如虎,卧如龙。立欲挺直而能久,身不动摇,转立转直者。经云:“坐如磐石,起如浮云。食不语,吞不鸣,卧如蟠龙龟息,少睡易醒。”经云:“少睡者贵,多睡者废。”
      大凡作事轻躁,言语虚诞,强为不实,举止轻狂,难事言易,人语先截,所厚者薄,所薄者厚,亲者反疏,疏者反亲,小人也。睡中自语,口不合,多睡唤不醒,气粗如吼,小人之相。
      听“言”以事察,则言之所以为贵也。夫贵人,言贵乎有理,言贵乎有信;谗言不入耳,邪言不出口;言不妄发,发必有中;言不妄陈,陈必有序。所以,明达者言顺,刚正者言厉,简静者言真,谦恭者言微,执中者言僻,虚诳者言繁,躁进者言妄,卤莽者言粗,愚顽者言钝,阴毒者言而含笑。其言泛泛,终无所成;其言便便,终不困滞。
  • 上一篇: ACG换置占星,数字游牧民族的无国界地图
  •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