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留言 | RSS | 大藏经 | 手机版 

    如果你无所畏惧,还会去信仰什么吗?

    作者: 克里希那穆提 更新时间: 2012/4/6 19:25:49 来源: 哦·灵魂网 【字号: 】 浏览
      问:我是众多虔诚信仰上帝的人之一,在印度时,我追随当代的一位伟大圣僧。他笃信上帝,在他的影响下,印度政坛发生了巨大变革,全体国民也与上帝保持同步。我曾听您在讲话中倡导要反对信仰,我推断您本人可能并不相信上帝,但是,既然您也信奉宗教,那么您一定多少也是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的。我的足迹遍布印度的各个角落,也游历过欧洲的大部分地方,见过很多修道院、教堂和清真寺。每到一处,我都能感受到当地人对上帝那种强烈的,甚至是难以抗拒的信任,他们愿意把一切都交由上帝来安排。虽然您不相信上帝,但您毕竟也有宗教信仰,所以我想问您到底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为什么不相信上帝?您是无神论者吗?我们都知道,在印度教中,教徒既可以是无神论者,也可以是有神论者。无论作何选择,都可以成为印度教徒,这点与基督教不同,不相信上帝的人无论如何是不能加入基督教的。但这样讨论我们就离题了。我想说的是:我希望您能解释一下对信仰的看法以及这种看法的合理性。我之所以提这个问题,是因为有人跟随您,您有责任跟他们解释清楚。

      克:对于你刚才讲的最后一点,我想澄清一下,我没有追随者,因此对你,对任何听过我讲话的人都不负任何责任。同样的,我也不是印度教徒或者其他什么教徒,不隶属于任何宗教或团体。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应该是照亮自己的明灯,没有谁为师、谁为徒这么一说。这点我们在讨论最初就应该弄清楚,不然的话,你就会受制于宣传和说教。所以,我现在所说的任何话都不是教义、信条,我也不是在说教:我们或者相互理解,达成共识,或者无法彼此认同。现在,你非常肯定自己是相信上帝的,或许你也想通过信仰上帝来体验人们所说的“神性”。信仰涉及很多事情,对于所信仰之物你可能压根就没见过,但却可以证明它的确存在,就像我们能证实纽约或埃菲尔铁塔是真实存在的一样。还有,尽管你并不是百分之百地肯定,但你相信自己的妻子是忠诚的。或许她在思想上出过轨,可是你相信她并没有背叛过你,因为你确实没见过她出去和人约会;也许她只是平日里在脑中闪现过欺骗你的念头,这类想法你本人也一定有过。你还相信转世,对吧?尽管找不出任何确切的证据证实确有此事。可不管怎么说,诸如此类的信仰对你的实际生活也没带来多少改变,是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认为他们应当彼此相爱,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到处杀戮,在肉体上和精神上伤害他人。当然,也有些人虽然不相信上帝,却照样积善行德。有些人相信上帝,却因为信仰涂炭生灵;而有些人口口声声愿天下太平,实际却在谋划发动战争,这类事情实在太多了。因此,我们必须问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必要相信什么?虽然有信仰并不会否认生命的玄机奥秘。但是,相信是一回事,为什么相信则是另一回事。单纯的“信仰”只是一个词,一种思想,而并非事件本身,这就好比你的名字并不是你自己一样。

      通过亲身体验,你希望抵达自己所信仰的真理彼岸,并向自己证实真理的存在,但这种信仰会制约你的体验因此是信仰催生体验,并非体验证明信仰的确存在。你相信上帝会让你产生所谓“上帝存在”的体验,你体验到的总是你相信的,因此你的体验是无效的。基督徒可以看到圣母玛利亚、天使和耶稣,印度教徒能看到众多类似的神祗,穆斯林、佛教徒、犹太教徒和共产主义者也一样。信仰决定了你认为会存在什么证据。所以,重要的不是你相信什么,而是你到底为什么相信它。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仰?你相信这个也好,那个也罢,它们在你眼中的差别都不能反映其真实状况,真理是不会受一个人信仰与否所影响的,因此,应该要问一问的是:你到为什么有信仰?你基于什么相信它?你是对未知充满恐惧,对变幻的社会缺少安全感,由此对生活产生了不确定感?还是你对人际关系缺乏信心?或者说,你是因为在生活庞大的威压感面前感觉茫然,所以才躲藏在信仰里寻求庇护吗?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根本就没什么畏惧的,那么你还会信仰什么吗?

      问:我也根本不确定我害怕什么,但我敢肯定自己热爱上帝,正是这种爱让我相信上帝。

      克:你的意思是说,你完全没有恐惧,因此懂得了什么是爱吗?

      问:我用爱代替了内心的恐惧,因此对我来说,恐惧是根本不存在的,我的信仰并不是建立在恐惧之上。

      克:你真的可以用爱来代替恐惧吗?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你产生了一种叫做“恐惧”的思想行为,之后用叫做“爱”的词语来掩饰这种“恐惧”,用爱代替恐惧其实是你自己认定的另一件事而已。你用一个词语掩饰内心的恐惧,进而以来那个词语,希望借助它消除恐惧。

      问:您这么说让我很不安。我怀疑自己根本没兴趣再继续讨论下去了。信仰和爱一直支持着我,帮我过着体面的生活。而您对我信仰的质疑让我心神不安,坦白地说,这种感觉让我害怕。

      克:那就是恐惧,是你自己一点点悟出来的,这种感悟让你不安。信仰来自恐惧,最具有破坏力。人必须摆脱恐惧和信仰。信仰让人们产生分歧,心肠变硬,相互憎恨,还孕育战争。你已经委婉却又不情愿地承认了恐惧催生信仰。要想直面恐惧必须摆脱信仰。和任何理想一样,信仰是对现实的逃避。当卸下恐惧的枷锁,人的思想便会处于全然不同的状态。在那时问“上帝是否存在”才比较合适。受恐惧或信仰阴云所笼罩的头脑,既无法理解真理,也意识不到真理。那时的头脑处于虚妄状态,对于至上的真理显然是无法突然领悟的。至上的真理永远在那儿,和你或其他任何人的信仰、意见或结论都没有关系。

      正因为不知何为真理,你才宁信其有,但是去认识真理却无法发现真理。认知被局限在时间的狭小空间里即便你认为自己发现了,那也是在时间束缚下的认知,故不可能知道那个至上真理。说到底,当你说“我了解自己的妻子和朋友”时,你所了解的其实只是那个意象或那段记忆而已,而这些都属于过去。你永远都无法真正了解任何人或任何物。任何有生命的事物都是无法了解的,除非它的生命终结。认识到这一点,你就不会再从认知的角度去考虑关系了。所以,我们根本不应该说“世界上没有神”或是“我了解神”,这两种说法都是对神的亵渎。想要理解何为“真理”必须拥有自由的心态,不仅要摆脱已知,还要摆脱因已知和未知而产生的恐惧。

      问:您谈到理解何为“真理”的问题又否定了认知的有效性。可是,如果没有认知,我们又该如何“理解”呢?

      克:认知和理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认知和过去相关,因此总是将人拘于以往,理解则不然,它不是结论,也不是积累。如果你聆听了,也就理解了。理解是专注。当你全神贯注于其中,你就会理解,理解恐惧就是消除恐惧。由此,起主导作用的将不再是信仰,而是对恐惧的全面了解。恐惧感消失了,就会拥有自由之心,只有到那时,人们才能发现什么是真理。那时的“真理”既不是一个单词,也不是一种信仰,亦不是其他任何你可以拥有并且说“这是属于我”的东西。如果没有爱和美,那么你所称作的神根本就是虚无。

    文章Tag: 克里希那穆提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推广机构
    推广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