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页面风格:
  • 发布指引 | 灵性导航 | 大藏经  
    会员中心停止服务,意见、课程发布、投稿等事宜请发邮:osoulcn@126.com

    控制与依赖:一只硬币的两面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 2019-8-17 23:47:45 来源: 字号: 】 浏览

    我的朋友贝玛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英国老师,也是一位祖母。她的儿子娶了一名中国女子,生了一个小混血儿,男孩。

     

    某次见到贝玛,她向我倾诉良久她对于孙子的焦虑之心。这个宝宝的主要看护人是儿媳妇的父母,两个老人十分尽心尽责,导致了母亲无法坚持母乳喂养,以及很多其他在贝玛看来不可思议的养育行为。

     

    贝玛勇往直前地去跟儿子、儿媳和亲家们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力图扭转孙子被过度看护、过度宠溺、缺乏自由的局面,惨败而归。

     

    “我能派个打手去教训一顿那两个老人吗?”绝望中的贝玛出离愤怒地对我说。

     

    当然,暴力一说只是在气头上泄愤,贝玛向我要我的书,想送给儿媳妇看。

     

    再次相聚,我把《接纳孩子》带给贝玛。她拉住我,说,“我发现我错了。我本来欢天喜地迎接孙子的降生,儿媳和她父母特别积极地给宝宝办理了英国护照,我顺理成章地想,既然这个宝宝是英国人,那就应该至少部分地按照我们英国人的养育方式来带大他。我错了!儿媳和她父母并不想让宝宝做英国人,只是想让他有一本英国护照、会讲流利的英文而已,本质上还是要做纯粹的中国人,按照中国人的养育方式来带。我以为我是去帮助他们,向他们展示英国人怎样带孩子,其实他们根本不感兴趣!我不应该以解救者的身份出现。”

     

    唔,贝玛反思了,接受了,孙子是持有英国护照的中国人。

     

    但她依然愤怒而焦虑。她说,她的亲家已经把她儿子儿媳“洗脑”到荒唐的地步,小两口坚定地认为没有这老两口,他们无法养育这个孩子。贝玛曾经对儿子提议,让岳父岳母离开一段时间,他们小两口自己带孩子,他儿子震惊地说,“那怎么行!如果我们俩有一个人要外出买东西,该怎么办?剩下那个人自己是带不了孩子的!”

     

    贝玛是单身母亲,自己带大了四个孩子,她听儿子这样说,欲哭无泪。

     

    呵呵,这真是切合了我最近想发表的一个谬论:控制和依赖是一只硬币的两面。依赖越严重,控制越严格。贝玛的亲家没有自己的生活,全部时间就是围着女儿和外孙,精神和经济(以及养老)都依赖女儿和女婿,于是他们必须控制这小两口,让小两口误以为离开他们这地球就不转了。

     

    想想看吧,我们最想控制的,都是我们最依赖的。

     

    这一点适用于生活中所有的事物。就拿亲子关系来说,我们控制孩子的行为,是因为我们对孩子“表现好”有所依赖;我们控制孩子的学习,是因为我们对他们对的“好成绩”有所依赖;我们控制孩子的人生规划,是因为我们把自己未竟的梦想寄托在他们身上了。我们甚至想牢牢控制孩子对我们的感情,因为我们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养老储蓄了,下半辈子就指望他们给我们挣脸,老年还要依靠他们。所以我们会时不时地拿小鞭子抽打他们:“我们养你容易吗?我们于你有恩!你欠我们的!想想你怎么还这笔债吧!你这辈子都还不清!还敢不听我的?还敢惹我生气叫我伤心?你罪过大了你!”

     

    这种依赖性控制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被控制的那一方坚信他们离开我们就玩儿不转。也就是说,不让对方看出来是我们依赖他们,而是让他们觉得是他们依赖我们。就像贝玛的亲家那样,让女儿女婿坚信岳父岳母是不可或缺的。

     

    控制从来都不是单向的,而是互为的,因为依赖的代价就是被控制。当我们对什么有依赖的时候,我们也就被它控制住了。它左右着我们的生活和情绪,为其操劳为其忧,几多欢喜几多愁。

     

    在这种病态的关系当中,双方都失去自我,成为对方身上的寄生虫,相依为命,互相攫取,内心深处则充满对对方的厌烦和抵触之情,一旦出现矛盾,就互相要挟,而不能够平等地沟通。这种关系并不能够促进对方心灵的成长,也不能互相给予健康积极的心理支持,它不是真爱。

     

    真爱是什么?多年来我一直推崇派克医生在《少有人走的路》中的定义:爱,是一种为了哺育自身或他人的精神成长而延伸自我的意愿。

     

    真爱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行为。更进一步说,爱不是被迫的,而是一种主动的选择,一种脱离了一切依赖的自由选择。

     

    也就是说——我爱你,虽然我不需要你(点击进入续篇)。我爱你,是因为我选择爱你。

    推广机构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
    推广课程
    有意人生一阶:诚意正心